主页 > G亮生活 >「我的力量很微弱,但我不惧怕」被中国绑架的维权律师王宇 >

「我的力量很微弱,但我不惧怕」被中国绑架的维权律师王宇

2020-06-11  点赞495   浏览量:649

官方媒体直指中国政府的逮补行为是「维护秩序」,时代的异议者有什幺问题?我们用文字把王宇及他们的故事还给你。

这是中国维权女律师王宇在失蹤前,留下的最后讯息。

7月9日凌晨3点,王宇家中突然遭断电、断网,30多名警察随后闯入王宇家中,与此同时,王宇与自己刚送到首都机场、尚未登机的丈夫和儿子失去联繫。不只王宇本人,一家三口至今音讯全无。

「我的力量很微弱,但我不惧怕」被中国绑架的维权律师王宇

王宇作为这几天中国清肃行动中第一个被捕的维权律师,声音却在媒体中被隐没,中国官方媒体纷纷将此大规模逮捕定调为「打击重大犯罪团体」,认为这些陆陆续续被捕的一百多位律师和政治运动者「严重干扰社会秩序」。

中国最勇敢的女律师

王宇,1994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法律专业。2004到北京开始律师生涯,2006年和两名律师合伙成立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而,这一天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王宇从没想过一起争执事件,会让她以莫须有的罪名入狱,更让她从此踏上了荆棘满布的维权律师之路。

当时的王宇在天津西站检票口与铁路工作人员发生争执,却遭到殴打,为此王宇向天津铁路西站派出所报警,并要求就医治伤,但警察袒护铁路员工,对王宇的要求不予理会。王宇对派出所的渎职行为不满,遂向天津铁路公安处铁路警务督察部门投诉。因王宇的维权投诉,天津西站铁路派出所开始对她进行疯狂的报复。

在王宇投诉警察渎职事件七个月后,王宇被渎职派出所的警察从家中带至天津,名义上是「解决投诉问题」,却在第二天对她刑事拘留,理由是王宇涉嫌「故意伤害罪」。渎职派出所警察称王宇打倒铁路工作人员三人,并致一名男子耳聋重伤,一人轻伤。最后在伪造证据以及违反程序正义的司法报复中,本是被殴打者的王宇却反过来以「过失致人重伤罪」罪名判两年半刑期,直到2011年6月才重获自由。

「我的力量很微弱,但我不惧怕」被中国绑架的维权律师王宇

因为遭到天津铁路公安报复陷害,王宇体会到个人在公权力面前的渺小与脆弱,她放弃了本来商务律师的事业,转而将目光放在公益维权案件上,致力于为中国的弱势群体与异见人士提供法律服务。

她先后代理范木根案、曹顺利案、伊力哈木案、女权五姐妹之一李婷婷案、「屠夫」吴淦案及多起法轮功案件,并曾参与2014年「建三江」案件,从不畏惧抵抗当权者蛮横的她,被称为「中国最勇敢的女律师」。(同场加映:不要因为世界是黑暗的,就害怕成为那个光)

踩着鲜血与眼泪的维权之路

王宇这「勇敢」之名,从来不简单,而是踩踏着鲜血与眼泪而来。搜索着她一路而来的奋斗,让我想起了余秋雨《借我一生》书中的那段话:「人世间总有一些不管时节、不识时务的人,正是他们对时间的漠视,留下了时间的一份尊严。」 因为维权律师们这样的不识相,让种种抹灭人性的忍耐去成就了时间的尊严。

在中国作为一名维权律师,先要直接面对的是恶劣司法环境。儘管中国宪法明确规定了公民有信仰、思想和言论自由,但实际情况是,政府和司法机关往往视若无睹,以违宪的手段作为维稳政权的方法。

在参与维权的过程中,更会受到了来自公权力的多方面打压。王宇在帮助当事人维权的过程中,就曾多次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被抓、被打、被拖出法庭、被取消辩护人资格......在此次大规模逮捕事件之前,公权力机关就已使尽各种手段,来企图让异议声音消失。

「我的力量很微弱,但我不惧怕」被中国绑架的维权律师王宇

除了法治的缺乏以外,本应该是守门人角色的「第四权」媒体也往往成了官方掩饰的粉饼与打压异己的传声筒。中国政府控制一切媒体,只播出所谓「政治正确」的新闻,将政府机关希望人民相信的论述传递出去。在不容易受到管控的网路空间,则施以自我审查,删除「不良信息」,封锁异议网站或相关平台,以及投入俗称「五毛」的网路评论员进行舆论引导。(推荐阅读:这个时代,我们需要更多说真话的媒体:女性媒体新想像 VICE)

中共党媒新华网就曾发文攻击王宇,并利用她过去的冤案做文章,对其抹黑报导。在此之后,其他与官方相亲的媒体也相继打着同样挞伐王宇的旗帜。

事情从新华网一篇无署名文章《女律师打人致聋被判刑,拒不执行判决仍四处接活》开始,之后人民网、央视网、环球网,及其他社群网站、公安微博等媒体纷纷转载。全文内容除了重新起底王宇当年背离客观事实的冤案以外,还评论她是「张口法治、人权、正义,到处打着『维权』旗号活跃逍遥」。

几大官媒联合抹黑王宇,种种字眼就像文革时期的大字报。让我们看见了中国政府如此在意异议声音在媒体上的呈现,是因为真实的中国有太多需要掩盖的黑暗面,中国政府所展示的「中国」往往只是几个「现代化橱窗」,只是不到15%总人口的生活状况,与全面真实的中国社会相差太远。

「我的力量很微弱,但我不惧怕」被中国绑架的维权律师王宇

一切伤口都保持着温度,一切温度都牵扯着疼痛,一切疼痛都呼唤着癒合,一切癒合都保留着勉强。

从美丽岛到岛屿天光,台湾正在走过种种拉扯的骚动,而根据中国人文政治作家余杰比拟,中国才刚要进入「美丽岛时代」,从这次的大规模逮捕事件,让我们看见了如王宇这般用伤口去交换人权的异议者,是时代的噪音、时代的疼痛,更是时代微弱却坚定的意义。

 

参考资料:来源、来源、来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