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亮生活 >「找出加害者的问题,社会才有被治癒的一天。」──专访《边缘人 >

「找出加害者的问题,社会才有被治癒的一天。」──专访《边缘人

2020-06-11  点赞840   浏览量:255

「找出加害者的问题,社会才有被治癒的一天。」──专访《边缘人

「边缘人格比较辛苦啊,他可能觉得自己一直被汙名化,但从医疗体系可能又得不到什幺帮助;」李训维想了想,「很多边缘人格的人会选择当心理师。」

身为心理谘商师,李训维这幺说并不是自我解嘲。

中学时期,李训维就想唸心理相关科系,「我有点过动症的特质,中学的时候两大过两小过犯满,没什幺朋友,只差没被退学;」李训维说,「我常会想我到底是怎幺回事啊?这情况应该和我的某种心理特质有关吧?但我那时完全没有idea,只是觉得好悲惨,人为什幺要活着啊?」

李训维先尝试自己找答案,「国中的时候因此读了很多书,像马克思之类的,那时当然完全看不懂,不过他讲平等啊自由啊那些概念很吸引我,我很想从阅读当中去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让自己溶入社会,让自己活得好一点。」

想要了解「人是怎幺回事」,心理相关科系于是成了最合理的选择;李训维选了第三类组,考上大学,还是觉得有什幺不大对劲。「学院的训练当然解答了我一部分的困惑,但不是全部。心理学用很多理论去解释那些症状,但对我来说,那些解释很平面,很,嗯,纸上谈兵。」李训维说,「用这样的东西去判断一个人,但我认为这样没有生命厚度,不是每个人都这样的。」

进了研究所,李训维越来越觉得学院里有其侷限,盘算着要去当社工。「课堂上的东西太慢,不够靠近现实状况;」李训维解释,「那时我们会去接个案当练习,用课堂教的理论技术去帮助他,但常见的是找大学部的学弟妹当个案,我们都称为『专业个案』,因为他们都知道该幺回答呀,然后你就会觉得课本上讲的都是对的。我考心理师之前去当了半年社工,就知道其实不是这幺回事。」

「边缘人格」就是李训维觉得「其实不是这幺回事」的其中一件事。

「做边缘人格研究的少,但这幺一来相关资料就比较少,错误比较多。这样的状况用在实务面,就会让边缘人格者觉得自己只是被贴了标籤、被汙名化,但被标示出这个『人格』对他们而言并没有任何帮助,他们还是过得很辛苦。」李训维说明,「唸书时我就对书里讲的边缘人格状况感到困惑,觉得书里只讲了一小块,不是他们真正的样子。你学到了某些技术,实习时循那个模式进行很有用,所以你以为可以帮助他们,但实际工作时就发现并不完全符合。」

有些人被诊断出边缘人格之后,没接受妥善的处理,就诊、吃药、返家、恶化后再度就诊或入院,反覆三、四年都没有改善,就会开始怨怪医生,认为自己没有被好好对待,疗程毫无效果。

李训维自认有点反骨,既然觉得书上讲的不够完整,不如自己分享经验。「我对业内同行做分享,一开始是两个小时的讲座,后来变成六个小时,然后变成两天,再拉长到四天。」

原初两小时的分享,变成每半年一次的心理谘商师实务课程,李训维记录整理内容,分成四个部分,「辨识出边缘人格的特徵,理解这种人格形成的原因,亲友陪伴边缘人格者的原则,以及专业人士可以提供怎样的协助。」李训维说,「其实最后这章是写给专业人士看的,毕竟学校里这方面的东西讲的不够;如果连专业人士都不知道什幺是合适的处理方式,要怎幺好好帮助前来求助的人?」

《边缘人格》一书,也依着这个架构成型。

「有人读了书之后,发现那就是自己与家人或另一半相处痛苦的癥结,进一步寻求谘商。」李训维说,「本人意识到自己需要帮助,可以缩短原本刚开始谘商时需要的三到四个月时间。」

《边缘人格》协助读者辨识出边缘人格可能出现的情绪反应、互动方式;这类人格者会有控制他者的倾向、情绪勒索的作为──李训维说边缘人格者会想成为心理师的原因,就在于他们一方面想要理解自己的状况,一方面想藉了解心理反应而掌控自己与他者的关係。

「这几年关于情绪勒索的书会对大家有些帮助:认出情绪勒索、并且知道如何在关係中保护自己。」李训维解释,「但是加害者也是有问题的,他们可能也需要被帮助。」

处在一段关係中的两方,假如甲方情绪波动巨大混乱,但乙方没有意识到这是甲方正在经历的苦难、需要帮助的讯号,只认为甲方在责怪、欺骗,或情绪勒索,那幺关係就没法子修复。「情绪勒索是没有自信、没安全感的人才会用的方式;」李训维说,「意识到甲方是痛苦的、需要协助的,事情才会朝好的方向走。」

从根本解决问题,才能让问题不再出现。「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家庭教育。夫妻当中如果有一方是边缘人格,那就是个不稳定的家长,可能让孩子的生活环境不稳定,可能让家里的感情状况不稳定。」李训维说,「夫妻中必须要有一方可以跳出来hold住,才能把这个不稳定的状况结束,不继续影响孩子。如果只是知道怎幺自我防卫,那个家庭文化还是在,就还是会製造出一样的人。」

也就是说,《边缘人格》的目标除了让受害者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之外,还要进一步改变加害者。「我很care人性,因为自己过去的状况,总是在想什幺可以让一个人幸福。心理谘商本来都在协助被害者、让被害者好过一点,但加害者仍在继续伤害别人;」李训维表示,「找出加害者的问题、想办法帮助,社会,才有被治癒的一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