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亮生活 >林陈海、李世聪、柯胜峯都想当银行家,金融购併鲶鱼效应扩大 >

林陈海、李世聪、柯胜峯都想当银行家,金融购併鲶鱼效应扩大

2020-07-17  点赞579   浏览量:209
林陈海、李世聪、柯胜峯都想当银行家,金融购併鲶鱼效应扩大

鼓励金融业走出去打亚洲杯是金管会既定的政策,但金融业要走出去必须整併壮大规模,然而不管金管会如何苦口婆心劝说,金融业间的整併犹如一摊死水。金管会决定,放一条「鲶鱼」进金融市场,把金融整併这摊死水搅成热闹滚滚的活水。

炎热的 6 月正是股东会旺季,企业大老跨业插旗金融之争,也正热烈展开,率先登上台面的,便是国票金与三信商银的抢股购併大战。

6 月 9 日一早,在国票金宣布公开收购三信商银股权后,国票金董事长魏启林与总经理丁予嘉便风尘僕僕地赶到台中,积极完成最后一哩的布局。但和外界预期的不一样,国票金高层特地南下的目的地,不是到三信商银总行拜访现任董事长廖松岳,也不是与最大单一股东、宝佳建设董事长林陈海长子和筑建设董事长林家宏会面,而是去会见几位三信商银卸任董事与股东。

金管会放「鲶鱼」进场
鬆绑公开收购  刺激购併

「这次谈判很和谐,对于价格与员工权益彼此都有共识,谈得很顺利,没有特别留下来吃饭,」两週后的国票金股东会后,魏启林笑笑,没再透露当天面会对象与细节。

5 月 12 日,金管会主委曾铭宗为提升金融经营体质、推动金融机构整併,宣布启动「金石计画」,鬆绑公开收购金融机构的禁令,只要收购银行取得被收购银行股东同意卖出达到 51% 以上股权,便可进行股票交割,并举行股东临时会,推动百分之百换股。但若公开收购低于 51% 股权,原先同意卖出的股权不必办理交割,整个收购行动即宣布失败。

曾铭宗解除这项禁令的目的,是因金管会推动鼓励金融业整併政策未见成效,不管大小银行整併的意愿都不高。而金融业不整併,规模就难以扩大,也就耽误了金管会推动金融业打亚洲杯的计画,金管会遂鬆绑既有政策,在各方都想安于现状的金融市场中,放一条「鲶鱼」进去,搅动一下刺激金融业购併的雄心。

国票金这次收购三信商银动用的「公开收购」工具,就是金管会放到金融市场的「鲶鱼」,希望在金融购併平静无波的市场上造成「鲶鱼效应」。

管理学上的鲶鱼效应,指的是渔夫为了刺激鳗鱼的生命力,会在船舱中放入几条鳗鱼的天敌鲶鱼,鲶鱼遇到成群的对手便会警觉地四处游走,原本死气沉沉的鳗鱼池,一看到鲶鱼也开始紧张,整个环境便被刺激得生气勃勃。

相较有人称公开收购是金融市场的鲶鱼,富邦金控董事长蔡明忠则把公开收购的政策,称为棍子。蔡明忠指出,以前金融购併只能採取合意购併,等于在金融购併市场中,只有萝蔔没有棍子,当购併没有棍子可用,不能採非合意购併,那些经营绩效差的金融机构负责人,因不怕别人购併,不会丧失经营权,根本不会痛;但有了棍子可用后,情况将大不相同。蔡明忠认为,金管会的此一政策有助于促进金融整併。

蔡明忠并指出,其实以大型银行来说,最能产生综效的购併是「公民併」,即公股银行与民营银行合併,这样才能快速扩大银行规模;而且,外界常批评国内大型民营金融机构,多半家族持股非常大,公民併后,就可稀释家族持股,减低外界对民营金融机构家族化的疑虑,同时公股与民股再委请专业人士经营合併后的银行,这样的金融购併最有综效。

蔡明忠挺公民併  综效最大
张盛和打枪  可能性很低

然而对于这项提议,财政部长张盛和却存有相当疑虑,张盛和表示,财政部下属的八家公股行库中,台银、土银是百分之百政府拥有,不可能与民营金融机构合併;而第一与兆丰两家银行是财政部规划对外购併的种子银行,因此不可能被併;至于华银与彰银两家银行现在已有较大的民股,要整併相当困难;剩下的只有合库与台企两家公股银行,但这两家公股银行就算要购併,财政部也要拥有主导权才行。这样说起来,大型民营银行要与公股银行合併的机率就几乎没有了。

但对其他中小型银行的购併而言,这根棍子就很有用了,因为中小型银行还是有些大型金控想要,而且有了公开收购这个工具,金融购併的情势就由过去的和为贵变成强吃弱了,率先发难使用这根棍子的就是长期以来积极想取得银行平台的国票金。

虽然外界对国票金的公开收购成功的可行性有所疑虑,且三信商银大股东也表示不想卖,但曾铭宗意有所指地说,金管会对这场收购的成败採中立态度,「就让市场试试看吧!不试怎幺知道谁的实力有多少?」

据知情人士透露,国票金早先便透过建商友人等关係,与基地设于新北市新庄的宝佳建设林陈海家族接触,才有信心对三信商银启动公开收购,并开出每股 16.5 元的收购价,后来在接纳其他董事建议后,才又调高至 17.8 元。

国票金溢价吃货突击
三信商银固桩  发动现金收购

虽然三信各董事均不愿证实是否曾与国票金接触,对外也都强调以银行利益考量为优先,但 6 月 25 日三信商银大股东林家宏便率先与国票金签署应卖协议书。市场预估,在国票金以溢价 32% 的收购价带动下,国票金有把握先拿下三信商银至少三成股权,并能在两个月内收到 51% 的股权。

只是三信商银其他大股东对此反弹相当大。「这是恶意购併!」三信商银总经理张金庭强调。不过,银行局长詹庭祯指出,当甲银行宣布公开收购乙银行时,如果在一定的期间内,完成乙银行 51% 的股权收购,「那你还能说这是恶意购併吗?」

张金庭透露,三信银内部也将发动以现金直接抢收股东股票的行动,并将于 7 月 4 日召开「员工权益促进会」积极固桩。「国票金的公开收购要等圈到 51% 以上股权收购成功后,答应卖股的股票才会交割,股东才拿得到出售的股款,而我们是当场付现金收购股票!你要是股东,你要卖给谁?」他对巩固股权展现出百分之百的信心。

但知情人士观察,四个月前林家宏才加入三信董事会,他曾坦言参股三信主要是财务投资,有好价格便会评估;不过,林家宏在 25 日的三信董事会上强调,与国票金签署的是「附条件」的应卖,若三信大股东廖松岳愿意买下林家宏的持股,他也承诺「会优先考虑」,因此变数仍大。

此外,由于金管会不断开放新业务,去年金融业整体获利超过 3,000 亿元,丰厚稳定的获利引来实力坚强的企业富商也想插旗投资金融业。例如,不只实力雄厚的宝佳机构林陈海家族过去被动受中纤之邀,参股台中银与台企银;龙巖集团董事长李世聪最近积极买进彰银股权,甚至引起财政部的关切。去年台新与财政部大战时,龙巖还只是关键少数的 3.4% 持股,但台新败战后,龙巖却仍持续买进,今年以来砸下百亿元大买彰银股票,如今已是持股逾 8%,难道他想从殡葬大亨跻身成为银行家?

去年金融业获利逾 3,000 亿元
蔡衍明、李世聪  抢卡位

据透露,彰银董事长张明道还曾为此与李世聪见面,张明道告诉李世聪,金融业是有多少资本做多少生意,获利不是外界想像那幺容易,并当面询问李世聪:「龙巖大量敲进彰银股权,到底想要干什幺?」李世聪则表达,投资彰银只是看上彰银的获利稳定,把彰银当成一档固定收益的投资。

但这些企业人士若只是想做财务投资,为什幺不去买获利能力更强、流动性高的国泰金、富邦金、中信金呢?

为了证明对彰银没有野心,龙巖在 6 月 18 日还针对为何投资彰银举行记者会表明心迹,龙巖总经理刘伟龙强调,龙巖买彰银是财务性投资,用意不在经营权与董事席位,过去龙巖的投资以不动产投资为主,但由于房市趋势向下,台北市商用不动产的租金报酬率仅 2%,而彰银股利殖利率却有 5%,比投资房市好很多。

盘点近一年来上市柜金融股权异动状况,对投资银行股票有兴趣的企业家不只李世聪。碍于法规限制,旺旺集团总裁蔡衍明只能透过关係公司持有国票金 9.9% 持股,虽曾传出蔡衍明有意推动国票金与旺旺友联合併,但遭旺旺友联否认。

此外,中小型银行最近这一年可说是鸭子划水,比对之下才发现:新光合纤吴东昇连续加码瑞兴银行;光阳工业第三代、新任董事长柯胜峯也持有大众银行近 2 成股权。

虽然因金融业是特许行业,企业家们买银行股权超过 5%,就要先向金管会申请核准,他们或许不容易吃下银行业的经营权,但在公开收购这个工具的推波助澜下,往后金融业有新的公开收购大战发生时,这些持有银行股权的企业家们,到底支持哪一方,可能就是金融购併成败的关键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