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亮生活 >脸书上的朋友动态能信吗?总是比较的人,其实是担心自己不够好 >

脸书上的朋友动态能信吗?总是比较的人,其实是担心自己不够好

2020-08-01  点赞299   浏览量:615

「为什幺她男朋友假日的时候都会带她出去玩,你却总是在家里面打电动?」

「为什幺你看那个某某网红都可以把他们一起出去玩的照片贴在脸书上,而我只是叫你标注我一下,你就在那你扭扭捏捏的,还是说,你是怕谁看见吗?」(Papp, Danielewicz, & Cayemberg, 2012)

「为什幺你跟前女友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嫌他胖,但我才多次两口布丁,你就叫我不要再吃了会变肥?」

Cindy前几天因为Kevin不会拿捏和异性的界线问题和吵了一架,一气之下去翻他以前的脸书动态(creeping)(Muise, Christofides, & Desmarais, 2014),无意间看到了他的好朋友和女朋友互动的状况,也翻到了以前他和前女友的一两张照片,像是吃了火药一样疯狂地图炮。

Kevin没有把前女友的照片删掉或许是他疏忽,不过Cindy可能也忽略了一件事情:痛苦是比较出来的,而且和脸书的动态比较,其实是最不明智的。

四种不同的脸书讯息

虽然Back et al. (2010)的研究发现,你在脸书上的样子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你真正的样子,不过如果把它和感情牵扯在一起,有可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Robards and Lincoln (2016)最新的研究显示,脸书虽然记录了大多数人的感情状态,不过这些感情状态很多的时候都是经过「调整」的。他们访谈了23个平均22.1岁,使用脸书超过五年的使用者,想了解他们是怎幺在脸书上面更新自己的感情状态与生活的,结果发现有四种不同类型的讯息揭露方式:

1.公开关係状态(overt relationship disclosure Practices)

你以为脸书上看到的情感状态是真的吗?研究发现,有些人会在交往一段时间之后才公开他们的状态(也就是说,当你一天到晚在担心为什幺对方不公开,而你的好朋友却已经公开的时候,其实说不定他们也是等待了一段时间)。为什幺要做这件事情?受访者指出,由于担心这段感情还没有稳定下来,公开之后又要结束这段关係会尴尬,于是等到感情稳定一点之后才会选择公开。

另外,有些人的确是因为担心某一群人看到自己的感情状态(如前任情人、家人、出柜的疑虑),所以选择用部分公开的方式。

2.暗示与阴影(implied and shadowed relationship)

「已经好多次了,我不想再多说,也不想要再沉默,就让时间换的带走这一切吧。」

「谢谢你在我不相信爱情的时候,还让我看到一点点可能,我不知道未来的路会怎幺样,不如就先这样。」

你一定认识某些朋友会使用模糊预定(vague-booking)的技巧。这些句子可能有谈到一些特定的事件,也有可能什幺都没讲,貌似指称到某些人,但又无法完全的对号入座,用的技巧好处在于,某种程度上给予这段情感关係一个模糊的空间,又让看的人知道在说他(但是当然也有自作多情自己对号入座的情况囧)。

3.隐藏关係轨迹(intended of a sense of relationship trace)

对一些脸书使用较为谨慎的人(或是某些逃避依恋者)来说,他们其实不太在脸书上面公开自己的状态,例如他们可能和自己的伴侣一起出去旅行或吃饭,但是只拍餐桌上面的食物,并且不会标注对方。他依然记录下来自己去吃美食和游玩的状况,但并没有告知大家他是和谁一起去的(不过有些时候就会被质疑照片是谁拍的哈哈)(Emery, Muise, Dix, & Le, 2014)。

另外一种隐藏关係轨迹的方式,就是报喜不报忧。开心的时候晒亲密照,但难过的时候私下争吵,很容易给其他人「哇!他们好幸福」的假象(Saslow, Muise, Impett, & Dubin, 2013)。尤其是追蹤人数比较多的公众人物更容易会有这种状况,因为大家看到的是他的公开我(Public self)。所以,如果你真的要比的话,建议你不要和公众人物的脸书作比较,因为他们难过的时候你不一定会知道。

4.擦拭和修订(erasure and revision)

文章开头提到的「删除旧情人的照片」就是属于这一项,当你看到别人的脸书动态都好棒棒、其他闺蜜的感情都很幸福的时候,或许他们已经调整了一些比较负面的字句(用编辑的功能),或者是删掉那些让人家感到不舒服的动态。

从比较当中解放自己

「看不见的东西,往往才是最重要的。」那些你以为的别人的幸福,很可能只是一种表面的漂浮。

事实上,没有两段关係是可以完全等同的,而那些总是比较的人,内心真正的声音其实是:不会我是不够好的?会不会我们的关係有一天总是会瓦解的(何晓岚, 2011; 陈进义, 2012)?

其实,我们可以练习中比较当中解放自己。信任固然要双方才能维繫,但如果其中一方总是猜疑,那幺最后往往会实现自己预言的结局。

延伸阅读

Back, M. D., Stopfer, J. M., Vazire, S., Gaddis, S., Schmukle, S. C., Egloff, B., & Gosling, S. D. (2010). Facebook Profiles Reflect Actual Personality, Not Self-Idealiza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1(3), 372-374. doi: 10.1177/0956797609360756

Emery, L. F., Muise, A., Dix, E. L., & Le, B. (2014). Can you tell that I’m in a relationship? Attachment and relationship visibility on Facebook.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0146167214549944.

Muise, A. M. Y., Christofides, E., & Desmarais, S. (2014). “Creeping” or just information seeking? Gender differences in partner monitoring in response to jealousy on Facebook.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1(1), 35-50. doi: 10.1111/pere.12014

Papp, L. M., Danielewicz, J., & Cayemberg, C. (2012). "Are we Facebook official?" Implications of dating partners' Facebook use and profiles for intimate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Cyberpsychol Behav Soc Netw, 15(2), 85-90. doi: 10.1089/cyber.2011.0291

Robards, B., & Lincoln, S. (2016). Making It "Facebook Official": Reflecting on Romantic Relationships Through Sustained Facebook Use. Social Media + Society, 2(4). doi: 10.1177/2056305116672890

Saslow, L. R., Muise, A., Impett, E. A., & Dubin, M. (2013). Can you see how happy we are? Facebook images and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 4(4), 411-418.

何晓岚. (2011). 负向自我思考习惯、心智专注觉察、自我监控觉察与忧郁的关係及内观认知治疗效果之研究. (未出版硕士), 辅仁大学, 台北市.  

陈进义. (2012). 负向完美主义、苦恼自责、忧郁及国中生自我伤害行为. (硕士), 成功大学.  Available from Airiti AiritiLibrary database. (2012年)

海苔熊

脸书上的朋友动态能信吗?总是比较的人,其实是担心自己不够好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凭什幺他___也不会____】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