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亮生活 >英国「糖税战争」:人民有选择吃糖的权力,是为「真自由」? >

英国「糖税战争」:人民有选择吃糖的权力,是为「真自由」?

2020-08-02  点赞942   浏览量:381

肥胖是全球性的健康问题,台湾曾于2014年考虑拟定「肥胖防治捐」(俗称「高糖税」),针对食品中所添加的糖徵税,后来却不了了之。今年3月,英国国会通过将从2018年起向饮料业者徵收「糖税(sugar tax)」。长期推动糖税政策的英国名厨杰米奥利佛(Jamie Oliver)欢欣鼓舞之余,也呼吁澳洲、加拿大与德国跟进。

对此澳洲贸易部长西奥波(Steve Ciobo)与澳洲饮料协会(Australian Beverages Council)持反对意见;而以澳洲国家心脏基金会(National Heart Foundation of Australia)执行长真宁斯(Garry Jennings)教授与其他医疗专家为首的支持者,则希望能引进糖税,对抗肥胖问题。

目前世界上已有不少国家针对含糖饮料抽税,例如:法国、比利时、挪威、匈牙利与墨西哥;而台湾2014年当时计划的抽税对象,则是所有含糖超过三成的食品,不仅限于饮料。现在英国刚订立的糖税政策,规定每100毫升的饮料含糖5公克以上者,须缴纳糖税;超过8公克者,必须支付更高的金额。

由于纯果汁、奶昔以及冰沙等高含糖量的饮料皆不在此限,气泡饮料业者为此忿忿不平。技术上来说,英国政府明定向厂商徵收糖税,但实质的用意是要业者将增加的税反映在售价上,藉以减少其销售量,避免民众过度摄取糖份。

从今年1月发表于英国医疗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的研究论文来看,糖税的引进的确有效让墨西哥2014年间含糖饮料的购买率下滑12%,其中低社经地位消费者的购买意愿更明显降低17%。同期,以瓶装水为主的无糖饮料销量,因此上升4%。另一方面,在澳洲等尚未引进糖税的国家,也可以从对徵收菸酒税的研究,来预测糖税改变消费者饮食习惯的成效。

比方说,近年发表于澳洲医疗期刊(Australian Medical Journal)的论文,就指出适当的税收,可抵制酒类商品的销售量。甚至还有研究用不同的方案,试算澳洲政府的酒税收入以及国民酒精摄取量,进而建议比现行更有效的酒税草案。同理,根据澳洲新南威尔斯癌症机构(Cancer Institute NSW)2009年的追蹤调查,菸税也一如预期地增加了国民戒菸的意愿。

无论是糖税、酒税,还是菸税,其主要功能除了能使对身体有害的产品销售量下滑,政府还可以将徵收来的税收投入预防性医疗。英国目前预计糖税可带来5亿2千万到10亿英镑的收入,政府并承诺将这笔钱投资在健身计划与学童运动上。当此类的健康税捐使购买含糖饮料及菸酒的国民减少,运动人口提高,罹患相关疾病的比例下降时,政府就能省下未来预期可观的医疗支出。

然而相当弔诡的是,成功的健康税捐政策,使赋税商品的销量大不如常,也表示能收到的税将随之减少。某程度上,就考验着政府持续贯彻政策的动力。以纽西兰为例,2012年时该国正考虑引进新的菸税政策,以达到2025年前全国无菸的目标。纽西兰的医疗学者一边讚许这样的政策最能嘉惠低收入者、毛利社群以及太平洋群岛民族的健康;一边也忧虑当时间迫近2025年,香菸销量严重下滑,菸税收入将不再是13亿纽币,政府自然得从其他生活用品上抽取税收。

无论如何,各国的医疗人士基本上相当一致地,都以国民健康为出发点,大力支持糖税等健康捐。相反地,抵制政策推动的反方,藉口就琳琅满目了。2014年有鉴于台湾每五人就有一人有肥胖问题,医界呼吁政府对含糖食品抽税。卫福部国民健康署当时却回应「国内尚无共识」,而台北市糕饼公会更表示此举会造成研发困难、售价高涨。无独有偶,澳洲饮料协会也以售价来恐吓社会大众,说若是让政府对气泡饮料徵收糖税,将来其他食品也可能被抽税;而过高的税收,最后可能间接导致饮料劳工失业。

如果单从经济层面无法吓阻糖税支持者,反方还会从道德角度切入,端出削弱糖税的正当性。南台科技大学财经法律研究所副教授罗承宗就曾引述孙文《民权主义》第二讲,推论出人民有选择吃糖的权力,是为「真自由」。最近澳洲饮料协会执行长帕克(Geoff Parker)也提出类似的说法,颇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这逻辑上的诡辩,毕竟是迴避了个人选择发胖,却造成全民健保买单的不公平结果。如此的「自由」已经影响到他人的权益,根本不是「真自由」。

此外,法令的规範,也是两方争论的重点。台湾立委当时提出的《肥胖防治法》与卫福部国民健康署推动多年的《国民营养法》有部份重叠,食品成分比例的标示又牵扯到《食品安全卫生管理法》,而教育部的《学校卫生法》也与此议题相关。再加上政府与民间对「肥胖防治捐」各有不同的版本与看法,最后立法程序陷入严重胶着。

现在澳洲饮料协会也是藉由立法的公平性来当作谈判的筹码,强调糖税仅针对气泡饮料,根本是政策性误导。不过,就连雪梨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肥胖营养与运动机构(Institute of Obesity, Nutrition and Exercise)教授基尔(Tim Gill)也老实说,针对气泡饮料只是因为它容易定义,不会有模糊所带来的衍生问题。

眼见英国糖税新闻闹得沸沸扬扬,澳洲内部也为了是否跟进而四处民调。根据《雪梨晨锋报》(Sydney Morning Herald)读者们在该报糖税相关新闻页面投票的结果,36%赞成对气泡饮料徵收糖税,43%希望糖税能涵盖更多食物及饮料,也就是说有将近八成的网友倾向支持。此外,肥胖政策联盟(Obesity Policy Coalition)的民调也显示,85%的澳洲消费者期望政府将此税收用在防範儿童肥胖问题。

现在就看澳洲国会能多快代表民意,将糖税立法执行了。

资料来源
  • UK introduces sugar tax on soft drinks, Jamie Oliver urges Australia to follow(Sydney Morning Herald) UK sugar tax plan cheered by Australian health experts(Sydney Morning Herald) Why you really should pay a sugar tax(Sydney Morning Herald) Jamie Oliver urges Australia to adopt sugar tax following Britain’s soft drink levy announcement(ABC News) Sugar tax: Health bodies say Australia is sweet enough to pay up(ABC News) Sugar tax: Beverage industry hits out at idea, saying it would open door to more food taxes(ABC News) The $250 million tax eight in ten Australians say they would support(News.com.au) Australia should follow UK with 20% sugary drinks tax(Obesity Policy Coalition) Beverage purchases from stores in Mexico under the excise tax on sugar sweetened beverages: observational study(British Medical Journal) Impact of the 2010 tobacco tax increase in Australia on short-term smoking cessation: a continuous tracking survey(Medical Journal of Australia) Cost-effectiveness of volumetric alcohol taxation in Australia(Medical Journal of Australia) Tax alcohol to reduce harm(Medical Journal of Australia) Estimated impacts of alternative Australian alcohol taxation structures on consumption, public health and government revenues(Medical Journal of Australia) What is tobacco tax for—revenue or health?(New Zealand Medical Journal) 抑制过胖 医政界拟立法课「高糖税」、包装标示「红绿蓝」(三立新闻网) 「高糖饮食捐」治肥胖 专家:恐冲击物价(自由时报) 台湾人太胖! 立委拟草案课「高糖捐」(苹果日报) 肥胖食品课税案 各国雷大雨小(台湾醒报) 对抗肥胖 民团、国健署推立法(台湾醒报) 滋味的自由 (民报) 台美双边会谈,国民健康署分享肥胖防治经验(卫生福利部)

    原文出处:岛国连线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