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卫生活 >「我就像罪犯般活在那个家里,不能出门,也不能用手机与外面连络 >

「我就像罪犯般活在那个家里,不能出门,也不能用手机与外面连络

2020-06-11  点赞163   浏览量:125

「我就像罪犯般活在那个家里,不能出门,也不能用手机与外面连络

我只觉得五脏六腑的血液不断冲向大脑,想忍也无法忍了!
我不能永远这样被人侵害!

在台湾为无情的雇主打工三年后,我兴奋地等待回国与家人、爱人团圆的日子。然而,以为十分简单的事情,却因命运的残酷安排,总无法实现。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见到一位老乡,她鼓励我留下继续工作,但仲介公司却不愿帮我找新雇主,而原本的雇主也不愿再僱我了。朋友劝我逃走,因为在外打工能赚更多。未经仔细考虑,我便点头答应。

那天是二○○五年七月五日。朋友来接我,并带我到一间小屋子,里面也住了大约十个「待业中」的逃跑外劳。那晚我无法入睡,心情忐忑不安,而且心怀内疚,便拿起手机拨给前雇主。虽然自己才刚偷偷离开,他不但不生气,还劝我孤身在外要小心、提防。然而儘管如此,他依然不再僱我,我只好与他道别、并且感谢。接下来的四天,都留在那个非法的仲介公司。

第五天,我被叫去工作了,他们要我照顾一位老太太,和一个刚满八岁的小女孩,但是到了现场,才知道情况并非如此。那个家里共有四个人,我的老闆就是老太太的儿子,他有两个孩子,老大是男孩,八岁的小女孩是妹妹。他们住在一间有神坛的屋子里,每天都有很多香客来点香参拜。我的工作十分辛苦,但此时的我只希望能够平安,其他的,我并不害怕。

然而,现实并不如我想的那幺美好。我没有意识到,眼前等待自己的竟是一连串的黑暗。

工作一週后,老闆发现我是逃跑的外劳。他没把我赶走,却逼我跟他上床。我拚命拒绝,第二天立即打电话给仲介。

「不要紧,妳别怕,儘量忍让一点,妳既然已拒绝,他不会硬来。而且他是佛教徒,一定不会做那种事!」仲介再三地说服我。

我听了,也觉得他的话有道理。不料就在当晚,老闆又突然闯进我房间、逼我就範,还说如果我大叫,他就要杀了我。我只能哭着求他放开,并问他:「身为佛教徒,为何做出这样可耻的行为?」一番挣扎后,我终于甩开他的手。

遭遇这次的侵犯,我又打电话告诉仲介,但这次他们却十分冷漠无情,还说我既然身为逃跑的外劳,就要好好工作,不管我发生什幺事,他们都不会负责任。我无可奈何,想要再度逃跑,却不断受到老闆的威胁,说我已走进这个家,就不可能轻易脱逃。我这时才明白,原来仲介与雇主双方串通、谋划这一切,不管我想怎幺做,都没有用了。

从此,我就像罪犯般活在那个家里,不能出门,也不能用手机与外面连络。某天晚上,老闆又逼我到他房间和他睡觉,我不敢过去,把房门锁上,万分恐惧地坐着。可是他却用钥匙从外面把门打开。开锁的声音让我惊恐不已,他像个怪物出现在我面前,狠狠地拉我过去,锁上门,强暴了我。家中门窗为了作法事,隔音功能强大,因此别人也听不见我强烈的抗拒和嘶哑的尖叫……

结束后,他掏出台币两万元当做赔偿,我不接受,只狠狠地给那可恶的男人一巴掌。想到父母、弟妹,又想到爱人,我心痛如绞,眼泪忍不住涌流。我说我会报警,他发出讽刺的冷笑:「妳要是报警,我就跟他们说是妳引诱我,而不是我强暴妳。人家会查出妳是逃跑外劳,立即赶妳回国!」

我要带着这个可耻的罪名回国吗?不!为了家庭,我咬着牙吞下苦,继续忍受,并且带着一丝微弱的希望,期待从今以后不再受到他的任何伤害。

然而事与愿违,之后他仍不择手段地侵犯我。他命令我要如妻子般天天与他同床,我不听从,他就提出种种令我十分恐惧的威胁。儘管我不断抵抗,但自己的身体自主权竟被一名冒牌神棍夺走,我手足无措,只好闭眼承受。默默期待有朝一日能揭发真相、揭发他的真面目。这漫长的一年,我身在地狱里,生不如死。

终于有一天,我的签证快要过期,我告诉他我要回国。他却冷漠地说,我只能在得到他允许后才能回去,并且再三强调,就算他死了我也不能走出这个家。我十分惊讶与不满,警告他我会报警自首,并投诉所有他对我做过的下流行为。

「报警啊!一起死算了!」他居然还冷笑着以为我只能永远任由他摆布。

我只觉得五脏六腑的血液不断冲向大脑,想忍也无法忍了!我不能永远这样被人侵犯!我从他的手里抢过手机,拨了警察局的号码。我竟然真的打了!他吓得呆住了……

之后警察来接我,并带他到警局。我坦承逃跑身分后,告诉他们自己长期受到雇主性侵。他虽然矢口否认,但几次盘问后终于认罪。我决定提出控告,法官说他可能被关三至十年,然而一年多过去了,我仍未收到最后的宣判。

儘管如此,我已逃出那些黑暗的日子……。

希望与我相同处境的朋友,能勇敢地为自己奋斗,不要因为坏人的甜言蜜语或金钱,忍辱接受不堪的命运,应该勇敢去投诉,相信法律终会保护我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