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卫生活 >「我要成为拥有多元知识、可以用创意替大家解决问题的人。」── >

「我要成为拥有多元知识、可以用创意替大家解决问题的人。」──

2020-06-11  点赞863   浏览量:151

「我要成为拥有多元知识、可以用创意替大家解决问题的人。」──

「那时去旁听一门心理系的课,」刘轩说,「我就被吸住了。」

在美国念大学的时候,高中时在茱莉亚音乐学院修过课的刘轩,原来打算选读音乐科系,但是没过多久,他就发现课程内容与自己想像的有所出入;当时华尔街是许多青年认定的成功人士就业场域,所以他也和同学一起上过经济系所的课程,可是发现不合兴趣。「我不大喜欢那些经济理论,当时也还没有现在会讨论的行为经济学,所以我就没有继续下去。」刘轩道。行为经济学会从消费者及群众心理来建构经济模型,和心理学的研究有些类似,也因如此,刘轩一去心理学系所旁听,马上就发现这是自己想念的学系,「追根究柢,我是对『人』感兴趣。」

传统的心理学其实比较接近哲学,并不那幺「科学」。「佛洛伊德时经由观察及想像来建立规则,其中有很多规则现在已经被推翻了。」刘轩说,「刚开始读心理学时,很容易把佛洛伊德当成真理啊,但过了一段时间,会发现有些基底的东西无法说服我。现在的心理学研究,结合医学及越来越进步的各种科技,不断变化、进入新的阶段。我认为现在可说是『心理学2.0』的阶段,我对这很感兴趣。」

其实要按照兴趣走的话,刘轩现在说不定会是个发展得很不错的电脑工程师。在新书《心理学如何帮助了我》当中,刘轩提过小时候刚移民到美国时,自己学会了早期的电脑程式语言BasicA。「五年级的时候,我就写出一个简易的图灵测验程式;我对programming是很有兴趣的,不过这个兴趣到高中有点中断,那时我变得比较偏向使用者,是个power user,但不是程式设计者。」刘轩回忆,「进大学时,如果未来想朝电脑工程发展,有堂叫『Introductoin to Computer Programming』的必修课,但学长们都警告我说这堂课很累很硬,要有在机房被操到爆肝的心理準备,结果我就不敢选了。」

现在回想起,当时因胆怯或苟安心态没选那堂课,刘轩还是觉得有点惋惜。「如果当时选了,不但可以把我高中时中断的兴趣重新接起来,也刚好会遇上电脑程式语言大幅进步的时代。」刘轩认为,programming是很好的思考锻炼,而debugging则是修身养性的训练。

但事实上,没人能够预知人生当中的某个选择会对日后产生哪种影响。例如刘轩小时候,在全家一起看电视的场合,父亲会要他把电视里的对话翻译给不谙英语的奶奶听,「类似即席口译,所以我得迅速整理重点和切换语言,很痛苦啊」;如例如每回出游返家,父亲都要求他写游记,「我得一面翻字典、一面在稿纸上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很痛苦啊」──但这些刘轩当年觉得「很痛苦啊」的麻烦事,都成为他思考敏捷、语言使用,以及写作能力的训练,对后来的人生及工作,都产生很大的助益。

「我现在期许自己是个『有用的创意人』。」刘轩认真地说,「有用于社会,或者我所服务的对象,无论是公司、品牌,或者是我的读者,我都希望可以用创意帮他们解决问题。」

要有创意,就要有多元的知识,不一定要是最新的资讯,但面向要够广。「从前我读比较多小说,我喜欢科幻小说,也很喜欢米兰.昆德拉和赫曼.赫塞。」刘轩说,「现在还是会想读好故事,不过现在时间很满,所以读的大多会是补充知识的非文学类书籍。」

刘轩目前偏好概念性强的书,例如哈拉瑞的《人类大命运》及《人类大历史》,或者贾德.戴蒙的《枪炮、病菌与钢铁》。「这些书提供了探讨历史的不同角度,」刘轩解释,「此外,我也读科普书、人文书,例如霍金、奈尔.德葛拉司.泰森的着作,或者葛拉威尔的《决断2秒间》⋯⋯简而言之,就是杂学啦,用科学方法解读各种现象。」

期许自己成为拥有多元知识,可以用创意替大家解决问题的人,所以大量阅读;不过被问起影响刘轩最深的作家是哪位时,刘轩先说每本书都有不同收获、很难说哪作家对自己影响最深,然后才道,「真要选一个,那还是我的父亲,刘墉先生啊。」

►►九月店长刘轩让你不断进步、为未来做準备!推荐书籍双书8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