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卫生活 >「有时候,不得不讚叹人帅真好!」畅销书幕后推手告诉你,故事背 >

「有时候,不得不讚叹人帅真好!」畅销书幕后推手告诉你,故事背

2020-06-11  点赞821   浏览量:450

讯息更多元、资讯更流通,网路不再是趋势而是现象;媒体不再集中、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里,各产业中间人角色的削弱,似乎也是大势所趋,但这真的代表他们的存在已经没有意义与价值了吗?

或许你也曾经这幺想,出本书不过就是编排、校稿、印刷、行销,出版社编辑们说穿了也就是想尽办法,把内容包装成以书为型式的商品,这到底有什幺难?

的确,这些也都是事实,但却只是半套。编辑的工作,其实并不只有书籍产製的流程,而更重要的一段,反而是一般读者极少听闻、新手作家拼命想要理解,或许就连许多入行多年的编辑,也无缘参与的刺激旅程——那就是,故事诞生前的那一段,那些发掘故事的故事。

这次,就让我们把麦克风交给编辑,听他们说这一些,你熟悉的书名背后,故事诞生的故事。

《HQ事件的真相》
有时候,不得不讚叹人帅真好

对于《HQ事件的真相》这本由瑞士作家乔艾尔(Joël Dicker)撰写,接连打败《地狱》、《格雷的五十道阴影》,在法国、义大利与西班牙畅销榜夺冠的法文悬疑小说,就连把这本书带入美国书市的企鹅蓝灯书屋执行总编辑西西里亚诺(John Siciliano)都不得不大讚:「这本书几乎拥有所有可以在美国市场创造销售的关键元素!」

「有时候,不得不讚叹人帅真好!」畅销书幕后推手告诉你,故事背连瑞士作家乔艾尔的编辑也不得不承认,人帅真好。照片提供/爱米粒出版

「美国人都觉得作者长的很帅,又年轻,而且也能够以英文沟通,我们也充分利用了他的这个特色,安排他飞来美国三趟,与媒体大众互动,」然而,这本书会爆红,当然不能只靠作者的个人魅力,早在各地交出漂亮的销售成绩单前,《HQ事件的真相》本身就已经是近年书市的传奇。

《The Telegraph》专文报导,《HQ事件的真相》最早是由当时高龄87岁的资深出版人法洛瓦(Bernard de Fallois)一眼相中。这位老出版人来头不小,除了拥有曾经在法国三大出版巨头工作的显赫经历外,他自己在刚入行没多久,就催生了《追忆似水年华》作者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两部尘封已久、从未问世的作品《Jean Santeuil》、《Contre Sainte-Beuve》,也奠定了他在书市的地位。

当时,已準备把自己的小出版社收掉退休的法洛瓦,一拿到小说手稿就十分喜欢,不但投注许多心力,让这本书在2012年一问世成为法国畅销书,同年的法兰克福书展,《HQ事件的真相》也成为各方出版势力争逐的大热门。

不少当年参与法兰克福书展的编辑,事后都不约而同回忆,那年书展不管去到什幺聚会,耳语的主角都是这本书,许多人听到后的第一个动作,都是立刻抄张小纸条,把落落长的法文书名记录下来,免得自己忘记。

签下本书繁中版权并于日前才刚刚出版的爱米粒出版庄静君,也曾在文章中写道,自己最初甚至是在与欧美版权经理的社交聚会上听到,微醺之中赶紧把书名抄在餐巾纸上。

西西里亚诺也表示,自己读完小说后就很喜欢这个故事,各地传来的销售捷报,也一再增强他的信心,「这本书在数字上也是我个人经历上的高峰,当初的印量是10万本,是我其他经手翻译书的10倍。」在翻译书只佔书市整体3%的美国市场来说,《HQ事件的真相》也拿下纽约时报排行榜第八名,十分难得。

「有时候,不得不讚叹人帅真好!」畅销书幕后推手告诉你,故事背
西西里亚诺表示,《HQ事件的真相》也是他个人在出版经历上的突破。照片提供/光磊国际版权经纪公司

然而,不可讳言的是,许多编辑私下讨论《HQ事件的真相》的第一个印象,除了是畅销书之外,众人一定会提到的,还是西西里亚诺最初说到的那一点:「作者长的很帅,又年轻,」不得不让人感叹,即使在书籍世界里,一样也是「人帅真好」啊。

《蛙》
有时候,作品好也需要时机推一把

虽然把这一段故事当成笑话点缀,但到现在听来,还完全可以想像这位企鹅中国区总经理周海仑(Jo Lusby)当时候的慌乱与紧张。明明掌握机先,却硬还是绕了一大圈才签下莫言的作品《蛙》。

周海仑回忆,刚刚因为工作来到亚洲时,就开始接触莫言的作品,她也承认自己就是莫言的粉丝。然而,在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前一年,当有经纪人来跟他接触《蛙》的版权时,她却迟迟无法决定。

她解释,那时候出版社刚刚签下了毕飞宇的《推拿》,那时毕飞宇拿了奖气势正旺,而且就一个一年翻译小说出不到十本的出版社来说,如何可以在书目之中建立丰富的多元性,也是她必须考量重点之一。

「当时我找不出《蛙》与毕飞宇的差异性,我不知道该如何销售给读者……《蛙》是一部很重要的作品,但我当时想不到有什幺样的语言可以对读者说明。」

虽然无法点头,但周海仑却仍然对《蛙》念念不忘,她甚至还特别拜託经纪人,如果版权一年后没卖出去,务必要再来找她。

然后,时间来到了2012年的法兰克福书展……

在一场会议中,周海仑的手机不停地在袋子里震动,她不耐烦的找出手机检查,这才发现刚刚公布的诺贝尔文学奖,正是颁给了莫言!

「有时候,不得不讚叹人帅真好!」畅销书幕后推手告诉你,故事背周海仑差一点就与莫言的经典作品《蛙》擦身而过。照片提供/光磊国际版权经纪公司

会议结束后,她着急地拨电话给经纪人:「《蛙》还在吗?被买走了吗?」
「还在,」经纪人回,「但我丢了作家,他去Andrew Wylie了!」

回到公司的摊位上,同事们一看到她,开口闭口都在问莫言。
「我知道,我看过了,」周海仑答,
「很好吗?」同事追问,
「是的。」
「还买得到吗?」
「我想应该是。」
随后,周海仑抓着同事就奔向了文学经纪公司Wylie的摊位,对方一见他们便说:「我就想你们应该会来。」

虽然过程惊险,但最后周海仑还是帮出版社拿到了莫言《蛙》的英文版权,书籍也即将问世。「我们很幸运,但也是因为之前的努力,让大家知道我们会把作家照顾得很好,所以我们也才会得到后来的机会。」

对此,周海仑也强调,正因为编辑是阅「书」无数,所以更需要找到自己有信心的作品,这个信心并非只靠福至心灵的第六感,而是要深刻去分析:「在寻书的过程里,最关键的就是,我们是否有信心能找到对应的读者群,」也因此,「对某本书的信心是无关对错的,有时还有天时与地利、幸运与判断,样样都需要具备。」

《13・67》
有时候,就是靠着说它千次也不厌倦

一直以来都听到产业前辈在法兰克福书展就确认卖出版权的辉煌事蹟,终于在入行的第十年,光磊国际版权经纪公司总裁谭光磊也在自己的经历中,加上了这一笔。

2014年6月,谭光磊在朋友的强力推荐下,接触了香港作家陈浩基的《13・67》,花了两週把这28万字读完,谭光磊便决定代理这本小说。

「这本书有28万字,整本翻成英文大约15万字,样章一章大约5万字,翻译费用就要15万元,但咬牙就还是找人翻了!」

但关键还不只是翻译费用而已,由于故事与香港各个年代的时空环境环环相扣,译者也要理解香港的文化与语言,才能为作品加分。四处寻觅后,还好找到了曾经翻译过剧场作品的译者,才帮助谭光磊解决了关键的样章翻译工作。

时间来到 9 月底,译者交稿后不久,谭光磊还在想要如何準备其他更多资料,打算明年好好推这本犯罪推理小说时,香港佔中的消息就铺天盖地传来。9月28日,香港警察开始对着佔中群众喷洒胡椒水,舆论瞬时开始指向对香港警察结构,及警察是否滥权的各种争议,而这也让谭光磊心念一转,立刻就要带上这本《13・67》叩关法兰克福。

「有时候,不得不讚叹人帅真好!」畅销书幕后推手告诉你,故事背
靠着《13・67》,谭光磊也在 2014 年法兰克福书展,首度达成会展期间就顺利卖出华文作品海外版权的纪录。照片提供/光磊国际版权经纪公司

谭光磊分析,《13・67》的故事主人翁就是一位香港警察,透过发生在香港历史上的六个重要时点的案件,描写香港警察的形象建立过程,这也与佔中所激起的警察相关议题,遥相呼应,只要能够与这样的爆炸性议题相结合,那幺原来属于文化弱势的华文作品,就有机会找到突破点,获得跨文化的关注。

9月30日,动身前往法兰克福书展前,连夜赶出英文资料的谭光磊,向全球发出了《13・67》的简介,接下来书展重头戏,他便兵分三路,不停地向代理商、出版社、书探大力推荐《13・67》。

「就是要说他千遍不厌倦……整个书展,我大概至少说了50次这个故事!」

没想到,就在书展的第三天,也就是专业展的最后一天时,一位法国出版社的编辑总监,就来到谭光磊公司租的小桌前,递上了写着报价的名片,而且他有个但书,这个价格只到当天下午5点前有效。

跟法国在地的出版同业谘询后,谭光磊正式敲定授权,也在个人记录里,写下了这一笔华文作品最快卖出海外版权的新纪录!这种过去只听闻海外版权前辈口中,彷彿遥不可及的场景,终于也发生在华文作品上。

三个不同故事的故事,但故事里都有专业,加上一点运气、一点热血、一点时机的推波助澜……。这些故事,绝对也不亚于近年媒体所锺爱报导的创业传奇,或是致富密技;而也只有在听完故事后,我们才能深刻体会到,这一切真的不仅是包装与加工而已啊。

本文收录于《犊月刊 NO.22》,欢迎免费领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