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卫生活 >何曼庄:纸本书不能当单曲卖,但电子书可以! >

何曼庄:纸本书不能当单曲卖,但电子书可以!

2020-06-17  点赞817   浏览量:851

试读连结

「实验精神」在电子书产业中永远不嫌多,当书的「实体」概念被打破,就没有什幺一定的形象、规则是必然的!在作家何曼庄的试验里,我们看到了把音乐单曲的精神实践在电子书销售的大胆尝试,或许现在这样的作法仍是单一而零散,但她相信,这将会是十分有潜力的新销售方向。

「纸本书不可能当单曲在卖,……但是电子书应该可以,」何曼庄说。虽然从青少年时期就开始了文字创作之路,但何曼庄坦言,自己也同时深受唱片工业的影响。从小与音乐圈长辈互动的耳濡目染,到以唱片公司为第一份实习工作,她不但对音乐有很深的情感,甚至在创作精神与电子书的销售上,也试图从音乐市场的单曲销售及製作模式找机会。

在《给乌鸦的歌》中,我们可以看到何曼庄各种融入音乐专辑製作与包装的巧思。

《给乌鸦的歌》共十四篇短篇,短篇分别独立却又各有相关、串连呼应。除了全本订价新台币九九元之外,何曼庄还一口气把小说集拆成了十四篇短篇小说独立上架,并个别以新台币九元贩售。

「这(单篇上架)其实是我的坚持,」何曼庄说,在国外市场,「单篇」(singles)的概念已不是新闻,对读者来说,单篇阅读也并不是新鲜事,过去作家写完单篇文章后在报章杂誌上刊载,就可视为一种单篇销售形式,如今,诸如iPhone、iTunes等服务与装置的普及,也让单曲的概念更容易被消费者接受。

「我当时在写《给乌鸦的歌》的歌时,也是把它当成概念专辑,」从许多乐团製作专辑的方式里,何曼庄得到了启发:「他们的每一首歌都不一样,但都环绕着同一个概念,」而这套横跨了十年时间收录的小说集,也是用这样的态度,慢慢「收歌」。而单篇九元定价策略,目的也十分单纯:「我希望因此触及平常没有阅读习惯的人。」

何曼庄认为,目前电子版算是个附加的收入,因此她就很率性地把价格订到亲民的价格:「就是不能超过一百块!台湾人很热爱九九,iTunes一首歌也是九九(美)分,……九九是个值得模仿的数字,」她说。

「对我这个年纪的作者来说,对纸本或电子的好恶是不存在的,」何曼庄认为网路的好处就是分众清楚,一旦把书推给对的族群,就能获得很大的迴响。但她也坦言,许多文坛资深前辈对数位出版的恐惧,可能是来自于不了解与担忧,但这样的态度,近日却因为Facebook与智慧型手机的普及,开始有了鬆动的迹象。

生活中多了这两项工具后,作家们都对于社群互动的立即性与强度,感到惊喜万分,作家与读者间的关係也因此改变!

此外,与网路一同成长的何曼庄,也尝试着利用手机,来採集写作的材料。

「手机拍照对我的帮助很大,」何曼庄解释,她会使用手机照相、录音当笔记,不仅可以成为辅助记忆的资讯,这些随手採集下来的照片,未来也能收录进电子书中,成为纸本书与电子书的差异化定位:电子书可超越二D的编辑概念,加入更多的影音素材与超连结而更丰富;纸本书则能满足读者「收集」的渴望,甚至成为某种形式的纪念品,永久存留在书架上。

然而,在迎接新世代的同时,她也同时看到了属于网路时代的新挑战,作家要如何与读者分享生活而又同时维持隐私?甚至是在多元媒材加入电子书编辑后,处理随之而来的版权议题,都是走向未来的重要关键。但她有信心,这些都是产业前进时的小颠簸,问题需解决,但脚步更要勇敢向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