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生活谷 >《黄圣智专栏》若你的家人被残忍虐杀 会不会想要追究缉兇? >

《黄圣智专栏》若你的家人被残忍虐杀 会不会想要追究缉兇?

2020-06-11  点赞986   浏览量:787
《黄圣智专栏》若你的家人被残忍虐杀 会不会想要追究缉兇?

如果你的家人或爱人被手掌穿铁丝、割掉耳鼻、丢入大海、淋汽油烧死、下跪枪决,你会不会想要追究缉兇?

如果你不会,那表示你人间大爱慈济;但如果你会,你怎幺还能站在国民党那一边,拒绝促转会追查并公布每一位兇手的名字?

律师汤德章被悬吊刑求一夜,肋骨遭枪托打断。受酷刑后反绑双腕,背插书写姓名的木牌,绑在卡车上游行台南市区。枪杀后,子弹贯穿汤的鼻樑及前额,鲜血脑浆喷洒一地。国民党军队不让亲人收尸,置于地面曝尸三日。

《黄圣智专栏》若你的家人被残忍虐杀 会不会想要追究缉兇?

兇手:未知。

基隆闹米荒,副议长杨元丁前往交涉,被军队枪杀后踢入河中。尸体漂流到明德桥附近,被人捞起来并由家属认领。

兇手:未知。

画家陈澄波、医师潘木枝与卢炳钦等人被以粗铁线捆绑,指甲插刺铁钉。一整排嘉义菁英最后下跪于嘉义火车站前,枪毙,曝尸街头多日不准家属收尸。潘木枝儿子潘英哲,跟车救父途中遭国民党军队射击头部中弹身亡,年仅十五岁。

兇手:未知。

台南县参议员黄妈典,被绳子繫绑在吉普车后方,后背插着名牌前行。体力不济倒地,任由拖行,最后在新营圆环被枪毙示众。

《黄圣智专栏》若你的家人被残忍虐杀 会不会想要追究缉兇?

兇手:未知

花莲青年大同盟总指挥许锡谦,于南方澳附近遭埋伏的军宪人员捕杀,头与手肘均中弹,后脑破裂而死。

兇手:未知

宜兰省立医院院长郭章垣,被国民党军队打破窗户撬门入侵家中带走,最后射杀陈尸于宜兰头城妈祖庙前。

兇手:未知

台籍菸酒专卖局菸草课长林旭屏,被军队骗出后杀害,陈尸于台北市南港桥下。

兇手:未知

高雄市政府日产清查室主任凃光明,遭铁丝捆绑,铁丝以老虎钳旋紧,直到凃痛极惨叫。经过一夜苦刑后,枪杀死亡。

兇手:未知

参议员王添灯强烈批判行政长官公署腐败,被国军宪兵第四团团长张慕陶抓去审讯。王添灯饱受酷刑,鲜血从脸上往下流,仍大骂张慕陶。张命令卫兵淋上汽油活活烧死王添灯,尸体丢入淡水河。

兇手:张慕陶与其他未知

查缉国民政府贪污案的新竹检察官王育霖,受尽酷刑折磨,处死后弃尸于淡水河,至今未能寻获尸首。

兇手:未知

常批评法界黑暗的高等法院法官吴鸿麒,脸被枪托打烂,陈尸于南港坑道口。

兇手:未知

医师张七郎曾被邀请参加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但因生病而未参加。国民党军队仍逮捕张七郎与两子张宗仁、张果仁,以绳子反缚手背,于花莲凤林郊外的公墓枪毙。

《黄圣智专栏》若你的家人被残忍虐杀 会不会想要追究缉兇?

兇手:未知

牧师萧朝金遭国民党军队不停地拿枪托殴打,逼迫他跪在地上。萧朝金拒绝下跪,鼻子、耳朵、生殖器都被割掉,后遭枪毙而死。

兇手:未知

基隆警察局工友林木杞,跟其他八十一人被载往元町派出所后的海湾。国民党军队将九人串成一排,一共九排,用布袋针将铁丝从手掌穿过手背,双脚则从胫骨穿过,最后用布矇上双眼。枪毙每列第一人,踢其尸体入海,让其他人随之落海溺毙,以节省子弹。林木杞是排末第九人跌入海中,双脚的铁丝鬆开,靠着划水的方式挣扎上岸,幸运生还,又在公墓躲藏十余天后才下山。死里逃生的林木杞,是基隆处刑的见证者。

兇手:未知

二二八事件年纪最小的死者,一岁婴儿,于高雄车站前被母亲怀抱时,遭国民党军队以刺刀杀害。

兇手:未知

林义雄因美丽岛事件被逮捕,期间住家遭人闯入行兇。他的母亲身中十四刀惨死,双胞胎女儿都被一刀从后背贯穿前胸丧命。命案当天,是二二八事件三十三週年。

《黄圣智专栏》若你的家人被残忍虐杀 会不会想要追究缉兇?

兇手:未知

参与印尼独立革命与台湾独立运动的陈智雄,在遭到行刑当日,刽子手冲进牢房,不将他的脚镣卸除,而以斧头砍断他的双脚掌,用拖的方式押送到刑场。陈智雄死前大声吶喊:「台湾独立万岁!台独万岁!台湾独立万岁!」

兇手:未知

(以上大部分资料引自维基百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