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生活谷 >孟夏的阿格丽希在别府 >

孟夏的阿格丽希在别府

2020-07-02  点赞984   浏览量:416

孟夏的阿格丽希在别府

  自1996年开始,从钢琴独奏隐退多年的阿格丽希,却来到这个步调悠闲的九州温泉乡——大分县别府市——举办「阿格丽希会面」(Argerich's Meeting Point)音乐节。直至今年,想要一窥「祖师奶奶」丰采的乐迷们,在音乐节两个月前抢票时是近乎秒售的状况。

  玛莎‧阿格丽希(Martha Argerich)出身阿根廷,13岁离乡旅欧学艺,锐不可挡地16岁扬名,现在,过了70岁的她仍活跃。对她压倒性的个人魅力崇拜或是不以为然的人,也会叹服于她蜂鸟般振翅的八度音,及那强健又富有美丽变化的演奏表现。甚至,如此特异的她会是一种起点,人们聆赏普罗高菲夫、拉威尔的钢琴作品的最初震撼可以从她演奏版本而来,独属她的萧邦、舒曼、李斯特也有一席之地。

  她是天才,衰退的天才。钢琴女王,八卦的女王。大隐于市的乐坛祭司,长髮长裙飘扬,风神天然,音乐性格莫测,看心情决定今天上不上场,因而会「让贤」(让后进担纲她临时无法演出的救场演奏者——王羽佳曾是一例)。她后来不独奏,总是大型编制如协奏曲,搭配室内乐或双钢琴,这样提携他人一同登台。

孟夏的阿格丽希在别府

  当人们问起阿格丽希,为何在日本办音乐节不选在东京,而在别府呢?她回答:因为这里有京子啊。恐惧坐飞机的她,每年跨洋至此,是由于她的好朋友钢琴家伊藤京子,在当年别府市长力邀之下,促成了这些年日本乃至亚洲乐迷的福祉——「阿格丽希和日本好朋友」在舞台上对话交流的音乐论坛。无论是在别府(建筑师矶崎新设计的)B-Con Plaza,或是在大分iichiko Culture Center,两处音乐厅清澈又辽阔的音响效果,美好地呈现这些重聚或初遇。

  5月25日上半场是水户室内管弦乐团首先带来的法国作曲家系列,在鲁赛尔的小组曲、米尧的法国组曲这样「不好亲近」的选曲上展现了乐团审慎风格的魅力,其中最令人心驰神荡的,是德布西的牧神午后前奏曲,细腻、优雅、梦幻,乐器间移行旋律线变幻朦胧,而作为衬托的部分在最轻的时刻仍十分仔细推进。

  下半场的「大戏」,阿格丽希拿手曲目,萧士塔高维契的第一号钢琴协奏曲,原订由小泽征尔指挥,因他身体状况,最后无指挥演出。这首钢琴、弦乐、小号的三角对峙合作的协奏曲,小号的重责由曾到访台湾演出纳卡里亚可夫(Sergei Nakariakov)担纲。当标誌性的蓬鬆银灰长髮、长裙蕩蕩跨着大步的阿格丽希一出现在舞台上,立刻攫住所有人的目光。她也一贯的直接:坐下,然后开场。在她小女儿拍摄的纪录片《Bloody Daughter》里透露,其实这样快速的开场是因为紧张。她曾自言不再需要暖身(对于这样不知练音阶为何物的天才,以前是拿舒曼的触技曲,用「牛刀」暖手),而的确曲子一开场整个态势就十分炽热。说是衰退吗?不,她的劲道仍是惊人,色彩依然丰富,但她的狂放有时近乎粗率,让乐团无法「接话」。不过,最终乐章的互相逼赶意外的能够合流,成就犀利诙谐的风貌。而本夜有个温馨的致意收尾:乐团为阿格丽希献上生日快乐歌作为安可曲。

孟夏的阿格丽希在别府

  5月30日室内乐的争鸣更令人感到惊艳。阿格丽希携大女儿中提琴家Lyda Chen登场,阿格丽希的花裙,女儿的粉红云雾感长裙,交相辉映。但在其他组激情辩论般演出对比之下,母女合作稍嫌普通。其中小提琴家竹泽恭子和中提琴家川本嘉子,尤其表现力惊人,所演出的莫札特的第一号小提琴与中提琴二重奏(K.423),节制而不刻版,利用势均力敌、或此消彼长的对位作为表现空间,製造感动人的深度。孟德尔颂的第一号钢琴三重奏,以友人之语形容,则是「小提琴和大提琴可以和她斗嘴而没被淹没」,在这两场音乐会,最足以展现「阿格丽希和朋友们」的音乐对话:有同中存异的理性,有异中求同的感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