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生活谷 >自杀很自私,是懦弱的行为?这是几点必须釐清的错误迷思 >

自杀很自私,是懦弱的行为?这是几点必须釐清的错误迷思

2020-08-01  点赞225   浏览量:728
寻死的大略经历

我第一次真的很想死是在十五岁那年。一些聪明的读者可能已经猜想到了,我当时忧郁的情况十分严重。我不是很清楚自己可以自杀的念头从何而来,可是这个想法一旦产生就盘踞我的脑袋,再也挥之不去。

一开始想自杀的念头让我焦虑不已,我紧张兮兮,坐立难安。我想我是害怕在没弄清楚之前就把自己搞得半死不活。不过,随着渐渐驾轻就熟(熟悉怎幺计划,熟悉脑海中翻来覆去的概念和想法, 还有优缺点分析), 我越来越镇定了。我真实的自杀意图——那是差劲的烂计划,最后终究(而且当然)没能成功——让我从「真希望我可以死掉」的懵懂概念变成真实确切的认知:我真的可以随时杀了自己。如果我忽然认定人生最终是个零和游戏,如果我觉得已经得到自己要的,再没有什幺值得留恋,我可以自杀。这是很冷静的思考。

一旦谈到自杀,我常常发现自己能言善道,我想这可能会让有些人觉得很不安。这并不表示我对自杀这个议题不够严肃,事实正好相反,我是绝对认真。我会这幺老老实实、鉅细靡遗描述自己如何计划死亡,而且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是因为我不会用其他的方式。我不知道有什幺别的方法。我想这是因为希望自己死掉的想法是这幺离奇、荒谬又反常,我在冷静的逻辑(我当时只做看起来合理的事)和绝对的怀疑之间摆荡,我在两者中间找不到一个平衡点。

即便在稳定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极度绝望中怎幺会有这些平常欠缺的系统组织能力。每一步自杀计划都以军事化的精确度,冷静有效地执行(正常来说,我连一个礼拜的晚餐菜单都计划不来)。

自我伤害的绝望远比「正常」忧郁时的空虚麻木更刻骨铭心。沮丧忧郁是麻木灰暗又毫无生气,而想要伤害自己就像是深不见底的极黑境地。那感觉就好像有东西不断蔓延至你的全身——这不是形容,而正是字面上的意思。它不像恐慌来袭那样有高低起伏,它随时都是可怕的极点。

它感觉不像是「放弃」,因为「放弃」是被动的,更该说是狂躁的兴奋能量与抑郁的痛苦感受结合而成的合体。就好像有人一直不断教唆你不顾一切去做些什幺。可是,每当你试着要做些事(任何事)的时候,又觉得无能为力。喝醉没用,出门找朋友也没用。自残无济于事,做爱也一样。每件事好像都很急切、都是突破,结果反倒让压力越来越大。

不过,就如我所说,这是一种冷静、清楚、条理分明的状态。你会浏览网页查看药物中毒的方法,比对可以产生致命反应的药物组合清单。它会唤你起床,要你周详细密地计划你的一天:起床,工作,不要忘记吃剩的义大利麵,午休时间去三家不同的药局购买要囤积的药丸,回家,死。它会让你想一些荒唐可笑的事,例如:「我今天晚上不能自杀,因为昨天是每週一次的垃圾日,我不想让垃圾烂在家里把公寓搞得臭烘烘的,所以我得等到下个礼拜。」好像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有一种最侮蔑的想法,认为有人打算自杀根本就是「神经病」,但我却不这幺认为。对我来说,这是最理智的决定。而且我由衷认为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这幺多人感到害怕。用「荒唐」这个理由来打发自杀的想法非常容易,而且就某方面来说也确实如此——毕竟就遗传学和生物学的角度来说人类有求生本能,而且你甚至可以说我们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繁衍后代。

以真理的角度来看,违反生物的求生本能绝对是神经错乱,这是荒诞、无脑又愚蠢的行为。把自杀贬损为愚蠢又疯狂的表现是最容易的解释,因为它不会涉及心灵深处的探究,不会危及人类的存亡。它只会印证人类可以疯狂到怎样的程度。它可以让人类不必担心这样的疯狂会和自己扯上关係。

可是多数自杀行径都不是这幺一回事,也不像大家想的那样,只是试一试。当然,许多自杀案例的确存在「疯狂」的成分。许多企图自杀或考虑自杀的人都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但仍然离不开一个事实:自杀就本质而言是一个深思熟虑、理智思考的决定。他们的看法可能很阴暗,他们或许不能了解一切会有转机。但他们不会因为歇斯底里而失去自觉。他们不是精神错乱。他们只是很痛苦而已。

自杀很自私,是懦弱的行为?这是几点必须釐清的错误迷思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自杀的迷思

撇开自杀给人浪漫悲剧的主流意识形态不谈,你会发现其他一些更争议的想法。将伪善的面具层层剥开——「太遗憾了!」、「好惨啊!」,你会发现许多人对自杀的真实想法,例如:「真自私。」或是:「这样引起注意也太过火了。」

心理卫生都已经成为一门显学了,这些迷思照理来说实在不应该继续存在。知识不足真的会导致这些迷思根深蒂固。它们是一种侮辱,而且大部分都是源自于误解或是完全错误的事实。如果你错过在学龄时期学习自杀相关知识的机会,以下是几点必须釐清的错误迷思。

自杀很自私

我们最常听到人们对自杀的评语就是自私——「她应该要想想她的家人才对。」自杀者的亲友往往必须面对当事人自杀的后续效应。这好像是在指责自杀的人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朋友或家人,他们就是这样想的。其实,思考自己是否要让亲友处理自己的死或是亲友要如何处理自己的死是考虑自杀时最主要的问题,这从来就不是一个轻鬆草率的决定。没有人会不去思考这些后果。没有谁会如此。

在我来看,一个捍卫自主权的人并不应该被称为自私;如果有人活得非常痛苦,生不如死,我认为他们绝对有权好好思考,为自己要不要继续活下去做出决定。他们自杀「很自私」的这种论调意味着除了痛不欲生地活下去、除了熬到痛苦结束之外,他们还有其他选项。事情不是这样的。考虑自杀的人都是被逼到绝境的,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要怎幺继续活下去。

除此之外,我想自杀是自私行为的这种想法最大的问题点就是对事情毫无帮助。自杀(甚至就连有自杀念头)被汙名化得很严重。即便是现在我以如此丰富的专业和个人经验在谈论心理健康,自杀也是一个大家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禁忌。

把自杀者妖魔化,对他们本身、对他们的家人、对那些可能也很想寻死的人来说都是很可恶的。妈妈说的没错:如果你说不出好话,乾脆就不要说话。

自杀是懦弱的行为

有精神疾病的人很「懦弱」的观念,一直困扰着我。这到底意味着什幺?他们解决不了问题?他们做不来「正常人」做的事?他们抗压性很低?他们某方面有缺陷?大家都说是懦弱造就了精神疾病,尤其自杀更是如此,这根本就是鬼扯。

每天醒来都觉得沮丧是很痛苦的事。耗尽精神、用尽气力挨过每个上班的日子是很痛苦的事。处理创伤经历是很痛苦的事。毁掉人际关係,因狂躁而让自己置身险境是很痛苦的事。要控制自己经常性的焦虑状态是很痛苦的事。可是,你知道吗?大部分人都是这幺熬着。大部分人都抱着精神疾病在工作,在患有精神疾病的情况下,努力让自己的生活达到相对稳定的状态。当然,他们可能会复发,但他们还是继续过日子。虽然也许心里痛苦万分,但他们还是照常工作、照常交友、照常生活。真真切切感受着这些痛苦让他们懦弱?在我来看,应该是更坚强才对。

因为他们决定不去,不对,是他们没有办法处理自己承受的莫大压力,就被视为懦弱的这种说法实在教我厌恶。这是草率又主观的评断。大家都说:「哎,如果是我或许就能克服了。」并以这种论调来举证心理健康出问题的人似乎不够努力(只要他们试着让自己坚强起来,他们就可以度过这个难关了)。说实话,这根本是放屁。

在我最想自杀的时候,自认为有性格缺陷(因为我应付不来,我失败又懦弱,我的软弱让我不配在无情的世界里活下去)的想法最让我难过。它让我更想死。如果我真的软弱到这幺无可救药,那活着还有什幺意义?如果我无法使出「气力」打这场看似永无止尽的战争,那我的逻辑也没错,不管怎样:我就是该死。

相关书摘 ▶如果你的伴侣有精神疾病,别对他说「为什幺你不去跑步」这种废话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我的躁郁人生不抓狂指南:面对混乱失序,如何生活、恋爱,好好照顾自己》,木马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艾蜜莉.雷诺兹(Emily Reynolds)
译者:娄美莲

我希望这本书可以帮助任何有类似经验的人,或任何经验完全与我不同的人,进一步了解自己的心理问题,或至少得到一些启发,知道该如何有效地面对。我希望他们可以避开我曾犯下的一些致命错误,或最起码感觉好一点,因为不是只有他们会在谈恋爱时不小心说漏了嘴,或郁症发作时活像只乱翻垃圾的浣熊。——艾蜜莉.雷诺兹

我曾是不快乐的青少年,十三岁开始自残而后企图自杀。大学时期,我是抑郁又狂躁的怪咖。我不知该如何面对缤纷多彩的大学社交环境,只剩下一团混乱的人际挫败。我日夜颠倒、在网上一日发数百则贴文,甚至伤害自己。我的失序行径让旁人退避三舍,还在背后称我「疯女人」。历经几番休学,我才断断续续完成学业。郁期时,我酗酒自残,蓬头垢面,在床底囤积几十支酒瓶,穿着几天没洗的衣服去上班;躁期时,我彻夜不睡,到处发表不知所云的高论。我忽视了心理警讯,糟蹋别人的好意,摧毁我的生活与一切情谊,我以为我会一直疯下去。

这是我跌跌撞撞、有点糗也有点好笑的经历。我想写给正走在复原之途、或是正陪伴亲友同行的你,这段路途有笑有泪、有晴也有雨,希望这些实用的指南与建议,能帮助你走得更平稳,更能好好照顾自己。

自杀很自私,是懦弱的行为?这是几点必须釐清的错误迷思 Photo Credit: 木马文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