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生活谷 >英摄影师记录改革开放 80s北京街头 活力四射 >

英摄影师记录改革开放 80s北京街头 活力四射

2020-08-02  点赞912   浏览量:666
英摄影师记录改革开放 80s北京街头 活力四射 「打成一片」——拳王阿里1985年获邀访华担任北京申奥的顾问,跟民众「打成一片」。(受访者提供)英摄影师记录改革开放 80s北京街头 活力四射 选举教育——北京社区展开有关选举的教育,1986年一家食店挂上相关标语。(受访者提供)英摄影师记录改革开放 80s北京街头 活力四射 玩「坦克」——1989年六四事件后,工人体育场外有小童玩坦克车造型游乐设施。(受访者提供)英摄影师记录改革开放 80s北京街头 活力四射 青年「髮」梦——来自广东的年轻人在北京开设改革开放后首批私营髮型屋。(受访者提供)英摄影师记录改革开放 80s北京街头 活力四射 《末代皇帝》——意、英、中合作电影《末代皇帝》(1987)的拍摄现场,演员后方站着一些外籍摄製人员。(受访者提供)英摄影师记录改革开放 80s北京街头 活力四射 北京摇滚——北京地下摇滚音乐滋长,图为1989年崔健表演。(受访者提供)英摄影师记录改革开放 80s北京街头 活力四射 Adrian Bradshaw——英籍摄影师Adrian Bradshaw曾在中国居住约30年,近日应亚洲协会香港中心邀请介绍新摄影集。(刘彤茵摄)英摄影师记录改革开放 80s北京街头 活力四射 英摄影师记录改革开放 80s北京街头 活力四射 英摄影师记录改革开放 80s北京街头 活力四射 英摄影师记录改革开放 80s北京街头 活力四射 英摄影师记录改革开放 80s北京街头 活力四射 英摄影师记录改革开放 80s北京街头 活力四射 英摄影师记录改革开放 80s北京街头 活力四射

影过邓小平,影过戴卓尔夫人,英籍摄影师Adrian Bradshaw偏爱街拍。1980年代中国步入改革开放路程,年轻的摄影师只身留在北京,钻进大街小巷记录庶民生活。他形容此为「一切都好,及仍未变坏」的短暂时光,中国社会迎来巨变之初,众人生气勃勃。居于中国接近30年,现在要街拍殊不简单,他坦言政府监控愈来愈紧,加上网络文化渗透,黑白菲林裏的时代已一去不返。

生于英国小镇,Adrian Bradshaw读书时接触多种外语,当中对俄语、中文最感兴趣。后来,他自发阅读更多中国古代翻译文学,包括对唐代诗句尤其欣赏,希望进一步理解:「我对当代中国完全没兴趣,相反是一些古老的文化底蕴吸引我。」大学时他选修有关中文的课程,二年级时须到北京交流。1984年到达中国后,他见到的情况跟他想像的并不一样。刚刚经历过文革浩劫,中央大力推行实用政策,打开大门面向世界。Adrian Bradshaw说社会处处都有改变,此种力量吸引了他。

「当时很多物品仍是配给的,包括一手单车。在指定商店,你可以用外币买到小量物品,那我只好找方法买二手单车。骑上去,游走不同角落。」他忆述,那时北京交通未有如此拥挤。本来用以纪念,拍着拍着,他发现很难找到冲晒菲林的空间。因为想借用路透社的黑房晒相,他认识到机构的一名摄记,之后对方更邀请他为路透社拍照。因缘际会,他成为了自由摄影师,为各大西方刊物拍摄照片,原本英国的大学课程也暂停。最近,他出版摄影集The Door Opened:1980s China,收录过百珍贵图片。

年轻人充满好奇 放胆尝试

回到1980年代,北京街头生态充满活力,Adrian Bradshaw街拍,另亦走遍工厂、店家、电影拍摄现场等不同场合。一张照片中,拳王阿里正跟厨师「对打」。传奇美国拳击手穆罕默德阿里在1985年再访华,Adrian Bradshaw获机会近距离追拍他一周。摄影师指出当时阿里已确诊柏金逊症,说话明显语气不清。北京很多市民都没有电视,但他们轻易就认出阿里。没有手机的年代,拳王与民众间不是隔着电子产品摄个不停,容许更广交流的空间。阿里热情地回应市民,在他们耳边变出硬币,表演小魔术给大家看。

「其实我也是『个体户』,一个约20岁的年轻人去到异地,亦是充满好奇及很多未知之数。当时中国很多年轻人亦然,他们似乎是在这个国家真正in charge(负责)的人,尝试很多实验,做新的事情。」Adrian Bradshaw镜头拍下4个来自广东的少年,在北京开设改革开放后首批私营髮型屋,毋惧风险或因政治原因随时倒闭。摄影师笑说,难以想像现时很多理所当然的东西,当时都很稀有甚至没有,包括时髦髮型屋、牛仔裤、的士、超市等。年轻人却穿上个人化的衣饰,表现自我。Adrian Bradshaw解释,人们似乎有愈来愈多选择,更重要是他们开始更有自信地表达自己的感情:「记得意大利男高音巴伐洛堤首次在人民大会堂表演,观众情不自禁地起身拍手欢呼,通常他们都坐定定地拍。这很代表人们较舒畅地表达自己,即是很正常的,跟世界上其他人一样。」

见小孩骑坦克玩具 「很诡异」

人民的笑脸,在1989年遇上历史悲惨一幕——六四镇压。Adrian Bradshaw在圈内建立一定知名度,惟他想及远在英国的学位,始终希望完成。「六四发生的时候,我在英国考终期考试。」他呼出一口气说。冥冥中,其相机没有遇到此阕灾难。完成考试后,他立即回到北京,6月尾抵达。城内持续戒严,他指出街上到处有持枪军人巡逻,店家在黄昏前关门,根本没什幺机会拍照。他指出此作品集只有绝少于「后六四」拍摄。其中一张摄于工人体育场,小孩子正在玩类似驾车的游乐设施,不过他们正坐着的车子却是坦克车造型。小孩后方有大人陪伴玩耍,笑得开怀,Adrian Bradshaw说:「感到很诡异,才刚刚发生完六四,人们就把小孩放在坦克般的玩具。」戒严期间,摄影师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一度想离开北京回英国。惟在此关键时刻遇上恋人,现在是其妻子,因而一留留足十多年。

街拍模式转变 政府监控增

「近年, 人民对记者拍他们都很忌讳,不想有什幺关注。奇怪的是人们喜欢拿手机互拍,再放到网上。」Adrian Bradshaw接道。留在北京、上海继续摄影师事业,他走访各大场面,仍然继续街拍,却感到拍摄难度增加。除此之外,北京却出现了一些光怪陆离的街拍现象。例如着名的购物区三里屯太古里,即使不是举行什幺时装骚,该处经常聚集许多镜头「咔嚓」不停。好些摄影者主要捕捉拍摄外貌吸引的女性,「街拍」后放上社交平台吸粉丝。有些人不太愿意被拍,但亦有指有些人特意打扮性感,出现在该处被拍,再以合作形式放上网络「吸讚」,提高人气。这个现象更曾获得大陆官方媒体注视,发表文章,以中国《民法通则》提醒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肖像。对Adrian Bradshaw而言,其作品难以在拍摄前后得到每个相中人同意。

时移世易,无论街拍模式,抑或北京也不再一样。Adrian Bradshaw坦言:「现在的中国监控严了很多。」2014年望子女有更好教育,他们举家回到英国。翻着摄影集一帧帧照片,他感慨现在北京进步的地方是人们比以前更多物质选择,惟城市挤满人,「老北京(人)被边缘化」,租金昂贵,压力甚大,笑脸不再。摄影师解释,将1980年代小孩的照片放在相集最前位置,因为他们正正是现今社会年轻、年壮的一群。可惜的是,现在年轻人却欠缺有如当年实验新事物的机会,倾向服从。他说:「他们很在意有什幺影响生活质素,如教育、人际、房租。因为竞争实在太激烈。这些照片重要在于一种连繫,那个未『出错』,所有事情都有希望的状态。」

(www.impress-publishing.com)

文:刘彤茵编辑:蔡晓彤

电邮:culture@mingpao.com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