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生活谷 >LIVEhouse.in执行长为了减少招募失败所写的一封pr >

LIVEhouse.in执行长为了减少招募失败所写的一封pr

2020-06-07  点赞673   浏览量:232
LIVEhouse.in执行长为了减少招募失败所写的一封pr

我是 StraaS.io 和 Livehouse.in 的 CEO,一些同事鼓励我把这封公司内部的信件流出贴在脸书上,这是我自己发明的 pre-offer letter,用来寄给一些我们想要招募进来、但还不太确定是否能融入团队的人,这个 pre-offer letter 描述了我们是怎幺样的公司、以及我自己的世界观和经营哲学。这样的方式,也许可以帮助业界的朋友们减少招募的 mismatch,就一字不改分享出来了。我们一直在徵才,即将扩大团队,懂人工智慧是大加分,有兴趣欢迎来看 职缺 。

------------------- 好久不见的分隔线 -------------------

我们明年的目标是业绩成长 400%,而我们希望借重您的长才来为我们打下明年冲刺的基础。但在确认您有兴趣接下这样的挑战之前,我想先让您进一步了解我们团队如何运作,以及我们对您融入团队的期望:

我们是一家非常特别的公司,也因此许多新人都会觉得有一些不适应的地方。

我们应用大量的数位工具来进行日常的工作,例如:Gmail、Google Docs、Google Drive、Google Calendar、Slack 等等,我们是这些工具的重度使用者,几乎一整天都黏在这些工具上面。因此我们的沟通非常快速,在没有面对面即时沟通的时候,我们随时利用 Slack 来快速交换回报讯息、进行讨论、做出决策。决策会非常快速地发生在口头沟通、E-mail 以及 Slack 里面。同样的,当市场发生变化的时候,我们不会拖延任何做出决策的时间,通常几个人讨论之后就会立刻调整方向,这可能是发生在几个小时之内的事情。

我们非常在意内外部沟通的顺畅和即时性,我们是一个扁平的组织,从上到下每个人都非常 hands-on,以我自己为例:我没有秘书,我会自己製作所有对内对外的投影片、与候选人面试、自己撰写社群贴文做行销、自己在脸书投放行销预算、分析成果、自己写会议记录、参与各式产业会议、以及亲自与内外部所有想跟我直接联络的人联繫,我有空会去看同事做的投影片,要是觉得说故事的方式不对、排版不对、看起来不美观,我常常会自己动手去改,或是把相关的人马上抓来把方向调整对。

我不是一个 micro-management 的人,实际上我大部分的时间不在办公室,大部分的时间也完全不管员工,我也不在乎员工是不是待在办公室。直接 report 给我的人除了不定期来找我 1:1 之外,基本上我都是等他们即时把事情回报给我,或是我即时把事情回报给他们。所以我的工作方式是希望 report 给我的人主动回报,如果我主动去问或是 review 事情,通常表示我等得有点不耐烦。

这间公司没有任何惩罚人的条款和制度,只有一些奖励和激励的机制,但是一旦发现某位团队成员迟迟无法融入,我们会直接选择诚恳沟通、好聚好散,因为我们希望维持这间公司高速运转,nothing personal。在产品和业务上我也是一样的哲学,一旦发现成长性有限、或是拖慢团队速度,我会不犹豫割捨一些东西,有时甚至会因为这些决定让一些同事觉得无法接受和抗拒、对我产生疑虑,但重大决策我都会深思熟虑和广纳意见,我不是一个莽撞的人,但我很有勇气做大的决定。

我是一个平等主义者,所以我非常厌恶办公室政治,我也因此尽力把组织维持在扁平化和高度自动化的状态,有一天当我们持续扩张团队时,势必会出现更多的阶层,但我会秉持这样的哲学持续往前进。我对每一个跟我近身工作的人投注很大的个人情感,会希望有一天我们成功时这些人每一个都站在我的身边,但我的决策最终还是会以公司的前景最大化为原则,甚至我觉得如果我能找到一个比我更适合当这家公司 CEO 的人,那我就应该把位子让出来。

我珍惜员工的忠诚,对于那些愿意一起长期打拼的伙伴怀着最深的感谢,也真心渴望有一天能用巨大的实质回报回馈给他们;但我不会天真地认为每个人都会跟我走到最后,这个快速流动的时代并不是这样运作,每个人都会因为环境的变迁、个人的考量而做出选择,我希望每个人离开之前都在这边留下了重要的事情、也带走一些他们从这边学习到的重要思想去推广,这是我想打造的产业良性循环。

我的话很少,大部分的时间在观察和倾听,且我有不断去剖析事物本质的习惯,我把这个习惯带到公司经营和人际互动,所以如果员工跟我报喜不报忧,想要掩盖令人堪忧的事实,我很快就会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我也因此对人的敏感度很高,能够察觉很细微的讯号。所以我既不乐观也不悲观,绝大部分的时候是以务实的角度在看待每一件事情,好消息来时我会沾沾自喜一小段时间,坏消息来的时候我会做好最坏的打算和準备、但不会消沈,就只是 move on。

最后,我的思考方式有点异于常人, 我在看公司的成长时,不是以每年流量或业绩成长 50% 这种目标去思考,而是以每年 5 倍、10 倍成长的目标去思考自己该做些什幺 ,所以我们公司几乎每年都在产生「质变」,这也是满多人无法适应的地方。但我希望员工都能接受我这种思考方式,我也会不断灌输这种观念给所有人,激励每个人追求质变。

大概就是这样,如果您觉得这样的工作环境是您很想挑战的,请让我知道。:-)

Sega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