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生活谷 >Liz Ann Sonders 美国市场前景展望 >

Liz Ann Sonders 美国市场前景展望

2020-06-07  点赞321   浏览量:412
Liz Ann Sonders 美国市场前景展望

2017年伊始,市场开始留意候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否会于目前的政治现况下兑现其竞选承诺。他于选战期间曾表示,首要工作包括提高减税幅度或进行税务改革、增加财政支出,以及修改监管条例,而这些可能利好经济增长的政策确实值得讚赏。然而,诚如下文所述,他极力主张的孤立主义、反贸易及支持提高关税的承诺,则可能对经济不利,并抵消利好经济增长政纲所带来的好处。

税务改革带来庞大债务

即使新班子似乎提出种种利好经济的建议,但这亦难免令人产生有关承诺会否兑现的忧虑。本人曾担任前总统小布殊2005年的两党税务改革委员会成员,因此对于政纲上出现全面税务改革或至少是企业税税务改革感到雀跃万分。不过,很多问题往往会隐藏于细节之内。

从历史可见,当涉及税务改革时,最终的立法可能和原先提议的政策有很大出入。另一个问题则在于成本:根据美国税制政策中心的资料,特朗普的税务计划将在未来10年增加约6万亿美元的联邦债务,而未来20年该数字更会超过20万亿美元。即使採用较乐观的增长假设(即「动态评分」),赤字或债务数字亦不容乐观。

至于企业税税务改革的好处则较为清晰。假如计入州份或地方税项,美国企业的边际税率接近39%,是全球所有工业国之中税率最高者。而其他34个经合组织国家的该税率中位数则低于25%。必须留意的是,美国税法存在大量的扣减项目,截至2016年第二季度,美国非金融企业的实际有效税率平均约为25%。但即使按照此一基準计算,将税率下调至15%至20%的区间仍然可以协助企业大幅提升盈利。

基建开支明年才见实效

美国的大部分基建都已经出现损毁或相当破旧。根据现有资料,特朗普的管治班子偏好公私合营的方式多于由联邦政府单独出资。然而,鉴于一些2009年便开始推出,但至今仍进展缓慢的基建工程之经验教训,新任政府的计划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真正落实。换言之,财政振兴措施这个部分可能要留待2018年方能产生实效。

监管改革减少企业负担

另一方面,牛市是否会在企业合规监管中终结?减少监管表示企业的合规费用可以调低,特别是金融企业可以预期藉着对《多德——法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的修改减少合规负担。其影响正如我的好友、华尔街经济学界翘楚Ed Yardeni在去年年末总结中提到:

「这可能带来另一波具破坏力的裙带资本主义,正如造成2008年金融危机的情况一样。或在另一方面,结合美国最精明的交易商、最具才智的行政人员以及最有权力的科技领袖之才能,将有望推动美国经济增长,特别是一旦下调企业及个人所得税税率,就能唤起经济中的动物本能……」

而我个人希望后者能有机会出现。

乐观中应带审慎

至于美国股市2017年的表现,我们亦同样持乐观态度,并相信其表现会跑赢其他已发展国家股市。但升势未必能像紧接大选后那样凌厉;我们预期股市会有连番波动,原因包括特朗普与奥巴马政府之间的交接需要一段过渡期;通胀或增长升温的情况可能足以令联储局採取较预期激进的加息行动;美元持续走强将令财政情况收紧,可能对跨国企业的盈利造成损害。

对于2016年最后数周出现的整固,我感到非常欣喜。这比股市毫无停歇、持续「爆升」的情况来得健康。正如我一向认为,投资气氛作为一种逆向指标可能是短期波动的关键所在。

留意投资者情绪变化

随着市场上涨,投资者情绪随之好转。美国散户投资者协会以及Investors Intelligence(即投资通讯作者所展示的情绪)为其中两项最受欢迎的情绪指标。记得在2016年最初数周,牛市气氛下降至最低点。但根据指标显示,年底的情况却截然不同。

我们仍然对美国股市维持长期牛市表示乐观,而牛市迅速终结的风险偏低。熊市倾向在经济衰退时出现,而目前经济增长从之前低于趋势的步伐开始加速,因此出现熊市的风险亦偏低。与气氛相关的经济指标近期上扬,包括股市本身(特别是金融股)、消费气氛、房屋市场指数(HMI)以及小型企业信心指数等。此外,信贷息差表现造好,收益曲线大致陡斜。上述种种因素都反映经济增长持续改善以及短期衰退风险偏低。

但讽刺的是,我关注的其中一项重点是市场升势可能倾向于「爆升」情况。市场上的投资者如果一直在升势中感觉良好,结果往往未如理想;因此要留意投资者情绪是否有出现过度乐观的迹象。请谨记纪律及定期调整的重要性。我们可以把握升势,但切勿过度进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