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品生活 >「我想回职场,他们说小孩很可怜」妈妈的罪恶感从何而来? >

「我想回职场,他们说小孩很可怜」妈妈的罪恶感从何而来?

2020-06-11  点赞574   浏览量:324

澳洲掀起 #瓶餵妈妈(#bottlefeeding)潮流,是实现当代「新好妈妈」,还是开始妈妈们无止境感到罪恶的体验?

前几年,澳洲的妈妈们在 Instagram 上流行起 #瓶餵妈妈(#bottlefeeding)照片分享。澳洲网红 Siobhan Rennie 发起这项运动,为的是想帮助大家放下妈妈的罪恶感。

「我想回职场,他们说小孩很可怜」妈妈的罪恶感从何而来?
图片|来源

生子持家不再是社会唯一期待女人必须做好的事情,拥有一份好的工作,也慢慢开始被当成是理想女人的重要指标之一。随着全球青年低薪化的趋势,和女性进入职场的风潮,许多社会开始期待一个好的妻子和母亲要有能力工作贴补家用。在此同时,也有教养专家们开始指出,收入稳定、事业有成的母亲会养出更有自信和同理心的孩子。这些论述中的理想母职,不再只是私领域里温柔持家,许多人期待母亲在公领域职场中成为一个成功的典範,才算得上是新好妻子、新好妈妈。

然而,当职业女性选择在产后将孩子送托、重回职场,大家却常常暗暗用同情的眼光看着她的孩子,「这孩子真可怜阿」、「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阿」。上班前她把孩子放到保母家门口,临去之前孩子搂着她的腿放声大哭。再不走上班要迟了,只得推开孩子的手赶紧离开,她心想「我真是一个狠心的母亲」,在离开的路上听着孩子的哭声不敢回头。

要当个职场女性,这几乎意味着放弃亲自哺餵母乳(breastfeeding),必须以间接的奶瓶餵哺方式(bottle feeding)进行母乳哺育,许多人更因此需要完全放弃母乳哺育。在铺天盖地「亲自餵哺才是亲密育儿」、「母乳最好」的流行论述里,许多职场母亲们带着祕密的罪恶感,日复一日于心有愧。

澳洲网红 Siobhan Rennie 在孩子四个月大时停止亲餵,她说「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感到罪恶」。在澳洲,若是在公园里拿出奶瓶或奶粉餵哺,路人们就露出批判的表情。澳洲母职教养类的 Instagram 流行的是露出乳房亲餵哺乳的自拍(#brelfie),妈妈若分享奶瓶餵哺宝宝的照片,和配方奶粉哺餵的照片,则时常需要面对旁人责备的评论。亲餵彷彿是母亲唯一的美的方式。社会盛讚亲餵母乳美得多幺神圣,而其他类型的餵哺都成了文化禁忌,是妳不可以告诉别人的小小犯行。

Siobhan Rennie 发起瓶餵妈妈的照片分享后,许多妈妈接力分享自己停止亲餵或停止哺餵母乳的原因。有时是为了上班贴补家用,又或者因为疾病的缘故,也有人考量家庭气氛和心理健康。这个社群媒体的倡议让大家看见,妈妈的每个决定都有它的原因和取捨。罪恶感真的可以滚蛋。

其实当妈妈是夹缝里求生存。职场女性有妈妈的罪恶感,全职在家照护子女的母亲也常遇见责备的眼神,人人都要问她怎幺不帮忙家计,真是悠闲好命。不哺餵母乳的妈妈有罪恶感,然而哺餵母乳的妈妈也有罪恶感,乳量不足,孩子的成长曲线趋缓,是我的错吗。

澳洲瓶餵妈妈们的社群倡议试着反击:社会对母职的那些期待都不切实际。什幺样妈妈都很好。全职或在家。亲餵、瓶餵或配方奶餵。天下没有完美的妈妈。大家都是在现实生活中偶尔感到左支右绌,但仍然每天每天希望做得更好的真实妈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