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品生活 >「擅自对我期待,又擅自失望?」情感讲师:无法跟天菜进一步的原 >

「擅自对我期待,又擅自失望?」情感讲师:无法跟天菜进一步的原

2020-06-11  点赞507   浏览量:188
「擅自对我期待,又擅自失望?」情感讲师:无法跟天菜进一步的原

文 / 亚瑟

昨天在学生的群组里,有人提到一个问题:「不把人当人看是什幺意思?这会对恋爱关係有什幺影响吗?」

「把人当人看」其实是一个很困难的概念。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要把「角色」、「身份」、「标籤」,和人的个体性作区隔,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不要说做不做得到了,绝大多数的人根本连这之间有什幺差异都无法理解。

「角色」本身不代表一个人的全部

每个人身上都有着多重的角色:面对父母时,我们是孩子;进到公司,我们是员工;下了班和朋友聚餐时,我们变成了朋友;与另一半联繫时,我们身为伴侣;和孩子相处时,我们则成为了父母。 这些角色给了我们一些义务,同时也让我们知道自己在什幺时候该做什幺事,但「角色」本身并不代表了「我」这个人的全部。

同理,标籤和身份也是一样的。长得漂亮的人就会被人贴上正妹的标籤,家里有钱的人就被人家说是富二代,年纪轻轻有车有房的叫作人生胜利组,爱看动漫的则被称为宅男⋯⋯, 人们透过他人的各种外显资讯,来评判一个人,认为对方有哪些东西,大概就是怎样的人。

确实,他人的外在条件及喜好一定或多或少的代表了他们的某些特质及人生经历,但和角色相同,没有人喜欢被不熟,甚至是完全不认识的人,用几个标籤或兴趣来界定自己是个怎样的人。

一旦我们将这些标籤或身份和对方划上等号,我们就会与真实的对方离得越远。 只要我们以为自己知道对方是什幺样子,我们就不会想要更深入的了解对方,先入为主的看法阻挡了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被自己困在表面认知的迷雾里, 久而久之,我们就只能与「我以为」的对方相处,而不是「对方真实的样貌」。

一旦贴了标籤就很难视对方为「人类」

所有人都喜欢被了解,人类都有被接纳、被爱的需求,但没有人喜欢被主观的判定为某种人, 主观的判断只会让别人觉得「你根本什幺也不懂」、「你根本不了解我」,这对于任何关係的发展都是毫无助益的。

将他人标籤化的影响还不止如此,它还会严重影响我们决定自己与对方相处时,所呈现出来的样貌。比方说:当有个男性看到一个外型极佳的女性时,如果他单纯以外型条件的标籤来评估对方,而不是将对方视为一个「人类」,那他就有极大的机率,会以献殷勤、讨好、下对上的方式来与对方相处。原因在于,「外型极佳」这个标注解,会直接让人联想到「追求者众」、「眼光很高」、「自己需要想办法才能脱颖而出」,如果这名男性本身的自我价值也不足,对于追求的成功经验也不多的情况下,这个现象就会更加明显,而最后多半不会有什幺好下场。

喜欢自己认为条件好的人并没有什幺不对,但只要我们没有把自己和对方都当成平等的人类,而是像种姓制度一样有高低之分,那我们就很难好好的与之相处,因为条件论很容易出现相对的概念 ,也就是说,当我们看到一个条件好的人,很有可能直接联想到的是:「对方条件很好,我可能配不上对方。」在这个想法为前提之下相处,自然而然就会出现力求表现、得失心重、想要讨好的状态。

不管从对方的角度还是自己的角度来看,用标籤去评断他人,对于我们在建立关係上都不是一件太好的事。

用「问」累积经验,藉「了解」去标籤化

这并不是说标籤毫无用处, 标籤是个能够非常快速帮我们判断人事物的方法,前提是你所建立的资料库是真实而有用的。

大部分的人对于自己所不熟悉的领域,建立的资料库都不会太完整及正确,这是很正常的,因为我们没有所谓的「经验」。举例来说,一个业务对于不同人的消费型态的了解,通常会比工程师来得深入,因为他身处的环境,让他能拥有比工程师来得更多的对人经验,自然而然,他在这部分所建立的资料库就会较为庞大且精确。

资料库既然是由经验所累积的,那我们又该如何去堆叠经验呢?

最好的方法是「问」。「问」是一个过程,它不仅能够协助我们更了解一个表象的形成,也能够让我们与他人的关係变得更靠近。如果我们不去问,只是凭着自己的胡乱猜测,不仅容易猜错、累积不正确的数据,也容易引起别人的不快,毕竟没有人喜欢自己被别人随便的臆测。 透过「问」这个动作,我们可以更明确的知道别人的理由,而且在问的同时,别人也会因为自己被关注而产生存在感,因而感觉到我们对他的好奇及重视。

「问」是个听起来一点都不炫,又好像很笨的方法。不断的向别人提问,好像会显得自己很无知,而且不知道是否会触及对方的隐私,所以大部分的人都选择不问,而是自己猜想。但事实上,被问的人通常不会认为发问者很愚蠢,反而会因为发问者问题的深度及取向,重新去感觉发问者是个怎幺样的人。

所以整体来说,发问仍然是一个极为简单直接的好方式,透过询问对方,我们不仅可以更了解对方,也能够在整个过程中将对方去标籤化,因为我们会在一次又一次的与人接触之中,发现到,即使许多人有着相似之处,但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是和别人一模一样的。 当我们真的能体会这件事之后,我们才能真的将所有人视为平等,但各具特殊性的「人类」,而不是某个角色或标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