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品生活 >「故事真实」很恐怖,「叙事真实」很悲哀,《还愿》的核心是「爱 >

「故事真实」很恐怖,「叙事真实」很悲哀,《还愿》的核心是「爱

2020-06-11  点赞568   浏览量:758

由赤烛工作室製作,日前爆红的游戏《还愿》引起热潮,在美术品质、吓人程度可说是有目共睹,但对于《还愿》的故事内容,却有不少人失望,觉得没有发挥前作《返校》的那种政治高度的水準。

本篇内文会提到故事剧情,建议体验完再看,到底《还愿》的故事如何评价?这篇文章将用三个观点,带大家分析还愿的故事。

编按:本文大量透漏剧情,若担心影响实际游戏体验,敬请请斟酌阅读


一、恐惧感营造

作为一个恐怖游戏,《还愿》有「阿嬷家模拟器」、「怕到不敢进厕所」等等评价,到底是怎幺做到的?其实我们可以初步把恐怖感分成「惊吓」Scare跟「恐惧」Fear。

1. 「惊吓」Scare

在游戏术语中,惊吓的部分叫做「突发惊吓」(Jump scare),例如走廊跳出一个鬼影,会将人的精神一瞬间紧绷,这是利用刺激勾起人的动物本能。但都只整个靠惊吓其实很容易情绪疲乏,所以还有第二种情绪。

2. 「恐惧」Fear

恐惧必须谈到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政弘提出的「恐怖谷理论」,理论中指出,我们会对「类似人类的非人物体」感到恐惧,因为人类与人类会有移情作用,但类似人类的非人物体移情时会失谐,因此产生恐惧感,这也是为何人会害怕人偶、小丑、殭尸等等的原因。

恐怖电影例如贞子(人从电视里钻出来)、安纳贝尔(会动的人偶)都是善用恐怖谷理论的表现。

而《还愿》在惊吓和恐惧的比例上拿捏的很好,有适量跳出来让你紧绷的Jump scare,也有使用恐怖谷理论,把女儿美心用娃娃表现等等的桥段。

二、特别的叙事结构

一般「顺叙」、「倒叙」、「插叙」是比较常见的叙事手法,但仔细观察剧本,会发现《还愿》的剧本不属于这三种。

1. 非线性叙事

还愿的叙事,一开始是几个面目模糊的人偶在公寓里、开始有结婚的照片让玩家知道这是一家三口、到后来点状的回忆带出整个剧情,就像是沙画一样,每进到新的章节,就把旧的图像抹掉,一层一层的把故事的全貌呈现出来。

即使游戏中期有「年份」跟「门」的设计,每个年份的事件也是同时/没有顺序发生的,这种叙事手法起源于电影,在电子游戏得到更大的发挥,让玩家能逐步进到故事背景中。

以叙事方式而言不能说是空前绝后,有些外国游戏作品如层层恐惧(Layers of Fear)、新手指南(The Beginner's Guide)都有类似的架构,但叙事手法上《还愿》仍然是十分创新。

2. 叙事真实、故事真实

叙事真实的意思是「玩家看到的游戏画面」里有的东西,例如这边有一张符咒、那裏有一个鬼影,而故事真实则是「游戏背后的完整故事」,也就是杜丰于陷入邪教这件事。

举例而言,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是玩家被女鬼追逐,开了好几扇门最后逃进电梯里。

进到电梯,开始有广播採访妻子巩俐芳的声音,妻子有一句台词是「我为这个家庭尽心尽力,他却把我当成鬼怪。」这时候玩家才赫然惊觉,刚才追着自己的鬼怪就是妻子,她在试图挽回陷入邪教的丈夫。被鬼怪追是「叙事真实」,妻子无力挽回丈夫、选择离婚是「故事真实」。

这时候,游戏呈现的「叙事真实」很恐怖,背后剧情的「故事真实」很悲哀。

如果往回去看,你会发现被女鬼抓住时,她的脸孔狰狞同时,表情有一瞬间闪过的是悲哀,不得不敬佩赤烛製作游戏的细緻程度。

而这种「叙事真实」跟「故事真实」的转换不断出现在游戏里,在一开始玩家不知道故事真实全貌时,叙事真实一直是恐怖的,游戏画面会闪过鬼影、流出血来吓你,而在故事结局打开厕所门时,结构却交换了。

我们都能猜到美心死在浴缸,不忍去看,故事真实最恐怖的当下,製作团队决定让叙事真实温柔,我们听到的是草东的歌声,与一片白色祥和的景象。

到结局,「故事真实」很恐怖,「叙事真实」很悲哀。

其实叙事真实、故事真实的设计,一定程度上让玩家模拟了杜丰于陷入邪教的心理状况,而结局极大的反差也是剧本之所让无数人感动的真相。

三、核心议题——爱的错待

台湾女同志作家邱妙津曾说:「人的最大受苦来自人与人间的错待」如果要用一句话来说《还愿》想表达什幺,那我想是「爱的错待」。

这个主题在华文创作界近期有很多发挥,例如公视电视剧「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包子》都在处理相似的文学议题。爱的错待是在谈,脱离了二元对/错的讨论后,父母明明很爱孩子,却也伤害了孩子。

其中的原因是时代变得太快了,上一代长辈试图用他们人生捕捉的经验,想为下一辈的年轻人指出一条路,但这些善意通常都变成了压迫。

在《还愿》剧中的表现是对精神疾病的汙名化,认为是精神疾病「不正常」、「羞耻」的,而杜丰于嘶吼出的那句「我的孩子才不是神经病」,彷彿同时响在无数有精神疾病困扰孩子的家庭里。

但难道父亲杜丰于不爱自己的女儿吗?

他当然很爱,爱的很深,他为女儿愿意挖眼球、拔舌头、刺穿手心。只是那些都爱错方式了,这也是整个剧本最残忍的事情。

「故事真实」很恐怖,「叙事真实」很悲哀,《还愿》的核心是「爱

世代之间的对立跟和解,融在了还愿的主题里,这可以从游戏标题印证。《还愿》除了表面意义外,有另外一个谐音,那就是在片尾曲的〈码头姑娘〉中唱的「若有来世,你还愿意吗?」

你还愿意吗?愿意什幺呢?

在故事中,观落阴时,有一条被慈孤观音封住的道路,象徵着杜丰于可以有不同的选择,不是非得走到悲剧,而即使被自己的父亲杀害,片尾曲女儿美心用稚嫩的声音唱出你还愿意吗,其中没有恨意,她谅解了父亲的荒唐。

在现实人生中,也会有「对你好」为大义的长辈。

你的人生,长辈怕未来工作辛苦,所以坚持要选「有出路的科系」;你的性向,长辈怕你被歧视,所以说「我的小孩不能是同性恋」,这些都是爱的错待,而赤烛剧本撰写这个故事的用意,或许想向社会对话、对长辈世代提问:

也问被家庭伤害的青年:

因为如果我们愿意,去对话、去理解对方,即使路很长,在打开厕所门时,就不会是一场人伦的悲剧,在结局,能够迎来一片郁金香花海的世界。

延伸阅读为什幺这一家子会支离破碎?从《还愿》看台湾社会福利变迁《还愿》:怀旧后徒留空虚,丰富细节掩盖不了本质上的单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