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品生活 >【我爱尊巴①】陈芊叡舞出健康活力自信愿终身当尊巴导师 >

【我爱尊巴①】陈芊叡舞出健康活力自信愿终身当尊巴导师

2020-06-13  点赞974   浏览量:484
【我爱尊巴①】陈芊叡舞出健康活力自信愿终身当尊巴导师【我爱尊巴①】陈芊叡舞出健康活力自信愿终身当尊巴导师【我爱尊巴①】陈芊叡舞出健康活力自信愿终身当尊巴导师【我爱尊巴①】陈芊叡舞出健康活力自信愿终身当尊巴导师

来自槟城新邦安拔的陈芊叡自小热爱舞蹈,但她小时候因为住在偏远地区,没有太多机会接触舞蹈,只是在学生时代参与过学校的舞台表演。

“我小时候的志愿就是当老师,但曾一度申请不到教育系,唯有毕业后报读大学毕业生师範课程(KPLI),随后也顺利成为教师。”

她从26岁起,便先后在威省2所小学担任4年的教师,当时除了教导各种科目,也因为个人热爱运动和舞蹈,而主动请缨教学生舞蹈和乒乓。

如今已成为全职尊巴老师的陈芊叡认为,虽然已不在校内授课,但过去在师範课程中所学到的知识和技巧并未荒废,因为这些知识和理论也都适用于教授尊巴。

生育后变肥才跳舞运动

“我现在可说是把志愿和兴趣二合为一,即把嗜好当职业,不乖离想要成为老师的理想,其实这是很有趣的事情。”

现年41岁的陈芊叡披露,她是在担任老师期间,生孩子后身体肥胖而出现健康问题,过后,她和家人才开始接触运动及她所喜欢的舞蹈。

“我是在与家人晨跑时,看到有人在跳尊巴舞,于是,我便开始寻找有关舞蹈课程。”

起初,陈芊叡只是独自一人在学跳尊巴,有时会自行编排舞步,有时则是边观看网络短片边学习舞步,一切很随性。

“在刚起步时,我并没有上尊巴舞蹈课或定时练舞,只是自个儿很随性的跳。其实,中学时期,我曾向一名舞蹈老师学习基础舞蹈。当时,我也时常与一群学友在学校活动表演。”

她说,大学时期,由于热爱舞蹈,所以便参加舞蹈学会。不仅如此,当上老师后,在挑选学校的团体活动时,也主动选择舞蹈学会。

健身动作融入舞蹈

2015年,陈芊叡成为一名全职的尊巴导师,正式开班授课,她也为舞蹈学院取名为Zumfit Dance Studio。

她说,虽然起初基于健康问题接触尊巴舞,但因为对舞蹈有浓厚的兴趣,因此,全面掌握尊巴舞的技艺后便决定开班授课落力推广。

“一开始前来学舞的学生不多,只有5个人。有时候,学生缺席时,更是只有两三人上课。”

不过,接下来数年,学生人数年复一年增长,从当初的寥寥数人,以倍数的方式增加,如今,学生已有将近200人,因此目前每週6天都在授课。

陈芊叡说,成为尊巴舞导师前,她曾去上一个为期2天的课程,有关内容包括了解尊巴的历史、流行的健康舞蹈内容,然后把各种风格的舞蹈融入尊巴舞内。

“每个人都可以依据自己的风格,编排具有个人风格的尊巴舞蹈。”

她披露,她所传授的尊巴舞风格比较偏向有力度的舞蹈,即是将健身训练动作加入其中,因此,舞步多是专注于局部训练的动作,比如手臂、腹部等部分。

开班每週授课6天

“在刚刚开班授课初期,由于收入不稳定,我一度无法负担开销,只能依靠积蓄渡过难关。”

陈芊叡说,每个人在生活上都会遇到瓶颈,更何况是事业,但她一直以来都坚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的道理,并抱着正面心态去面对所有的难题。

“起初,我每周只有一个晚上教舞,后来慢慢地增加到每週有2个、3个或4个晚上教舞,当学生人数剧增后,我就连下午也开班教舞了。”

她披露,她原本只是租一间面积不大的小店屋当舞蹈教室,店屋只能容纳约30人,当学舞者的人数超过30人时,她便想方设法解决问题。

后来,她在学生的建议下,把一些学生的学舞时间移到白天,结果取得良好反应。但也因为如此,她的时间表最终被填得满满的,无论是早上、下午和晚上都有课。

不过,她始终坚持每週只授课6天,即週一到週六,每週日都留给自己和家人。

除了上课,她也会参加其他活动,包括带学员参与慈善活动。

“一般新学员前来上课的次数不会太频密,但随着学员越来越爱跳舞,他们便会逐渐增加前来上课的次数,有者甚至每天都来学舞。

随着授课时间表越排越满,她开始觉得时间不够用,所幸她后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一同合作,这才让她得以喘一口气。

目前,她的舞蹈学院包括她本身共有8名教舞导师,但只有她是全职舞蹈导师。

学生年龄4至70岁

陈芊叡说,有些学生是结伴前来学舞,有者则是独行侠。

“很多人是因为看到别人学舞的效果后,即看到学尊巴舞的人变得更年轻和更有活力,才决定前来学舞。有一名超过70岁的学生,就是看见朋友在学舞半年内有所改变,而在朋友的带领下前来学舞,并且一学就爱上跳尊巴。”

她披露,这名年长的学生每週前来学舞三次后,体能逐渐有所改变,最显着的例子就是上楼梯的速度,从过去的慢动作变得健步如飞。

“从事这一门行业不但可令自己变得健康,同时也能协助学生重获自信和活力。”

她说,一些家庭妇女因长期照顾孩子失去自我,直到学跳尊巴舞后重新找到自我,并逐渐因为自己的健康获改善而重建自信心。

“我们的学生年龄介于4岁到七十多岁,无论有无舞蹈基础,都可以学跳这种具有健身功效的舞蹈。最重要是大家能一起开开心心的跳,一起舞动并一起享受身体的律动所带来的快乐。”

目前,学院的学生以妈妈群佔多数,她说,至今为止,学跳尊巴的男性人数相对比较少。

师训课程学以致用

陈芊叡说,由于过去曾接受过师训课程的培训,因此,她在教舞时也很自然的把过去所学的知识和技巧用在教舞上。

“我师训课程中所学到的包括讲课、讲解、引导学生,以及如何吸引学生的注意力,在教导尊巴舞蹈时,我也必须带动学生,所以我就把过去所学知识用在这方面。”

自小热爱舞蹈的她虽曾想把舞蹈发展成为事业,但她却一度认为舞蹈无法成为正业。

“我过去认为,舞蹈员应只能成为在歌手背后伴舞的那些‘影子’,所以只能视为兴趣,不能作为正业。”

随着她的舞蹈学院经营有成,她开始对舞蹈事业的可拓展性有所改观,并庆幸自己得以把兴趣化为事业。

“我花很多时间教舞,我也很喜欢舞蹈,在这过程中,我同时享受音乐和舞蹈,并享受教舞的过程,相信学生都看得见。”

尊巴改善身体健康

陈芊叡说,她已决定以“尊巴老师”为个人终身职志,所以未来绝对不会再转换跑道。

她解释说,她在接触尊巴舞蹈以后发现,身体状况越来越好。

“虽然我如今已届41岁,但我觉得自己目前的健康更胜30岁的自己。30岁那一年,我因为刚刚生孩子而变得肥胖,身体各处疼痛不已,想跳也跳不动。”

她说,她当时很容易疲倦,甚至一度觉得自己的体能远远不及母亲。

“当时的我又笨重又不能久站。在学舞后,我现在的体力和状态甚至更胜中学时期的状态。”

她相信只要继续锻炼下去,即使到了99岁,她的体力或许还可维持现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