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品生活 >罗大佑 如今才是唯一 >

罗大佑 如今才是唯一

2020-07-30  点赞751   浏览量:958

罗大佑坐在我对面,这间咖啡店叫「一直是晴天」。没戴眼镜的他,穿着45rpm的纯棉白T,神清气爽,悠闲自在。

不太像是抱着访问的心情来的,比较像叙旧。

罗大佑说学医的人看多生命无常,往往说起话来口味偏重。

「ㄟ,你怎幺离婚没跟我说!她结婚的时候是我证婚的。」

他的新歌试听会登场前,我先去他休息室打招呼。正在跟主持人对稿的他,见到我就开口,然后还跟旁边的工作人员说着。

「ㄟ,我已经再婚了。」当下只好回招了。

他有些讶异,我笑说:「你都可以生小孩了,我不能再婚吗?」

不用客套寒暄,只有彼此吐槽,和旁人的呵呵笑。

新专辑「家III」正式推出了,他带着新专辑来见老朋友和新朋友,宣传行程一个接一个。距离他上一张作品问世,已整整13年。

我自然是属于老朋友那一派的,虽然我也是听罗大佑的歌长大的。

从小听流行歌曲,立志当记者,始终记得第一次採访罗大佑这样「神级」创作人物时按捺住内心紧张的澎湃。

当然新闻记者的岁月并非静好,我得承认在我採访生涯中,有时罗大佑发生的事会让我肾上腺素发作。

「大佑哥,请问你现在还骂记者吗?」新歌试听会的那个晚上,一个新闻界老朋友开玩笑问罗大佑这一句,全场哄堂大笑。

「我哪有那幺坏啦!」罗大佑忍不住替自己叫屈。

多数人对罗大佑「之乎者也」黑衫墨镜印象根深蒂固,一路以来,他的反抗,他的激昂,他的怒吼,塑造出他的形象,最早一代的愤青,他堪称代表。

他被传唱更多的是抒情歌曲,那一首首「穿过你的黑髮的我的手」、「是否」、「野百合也有春天」、「恋曲1980 」、「恋曲1990」都深情款款,似水柔情。

巨蟹座男人彷彿都有着一体两面的对立,论述时事是大江大海的情怀,刻画情感是缠绕纠结的线团,理性到冷峻,感性到揪心。

罗大佑  如今才是唯一

我认识的罗大佑向来是这样的内与外,矛与盾。

他的坚持,他的逻辑,他的对话,跟钢琴键盘一样,黑白分明。

在我还在唸书的时代,那本他写的「昨日遗书」就一直供奉在房间的书架上,时不时拿出来翻阅,后来採访生涯每回遇到他,他的性格也始终如此清晰。

大概是4年前,我开始感受到不太一样的教父。

某天收到他的邀请,到远东饭店参加他为女儿周岁举办的私人聚会。那一晚,他的老朋友都来了,大伙儿说说笑笑,身为主人的他又弹琴又唱歌,最后他太太抱着女儿现身,一家三口一起吹蜡烛切蛋糕,欢喜气氛环绕。

哇,想不到罗大佑也有这一天啊!当他小心翼翼的抱起当时还是小baby的女儿,一票朋友忍不住笑着糗他。

当爸爸的罗大佑,心定了,爱暖了,笑开了,前半生四处漂泊寻找归属的艺术家,终于被上辈子的情人抚平融化,回到了自己的家。

听着这次罗大佑的新专辑,更印证了这个家带给他的稳定与重生。

罗大佑的「家Ⅰ」和「家II」都已是经典,但总是弥慢着孤独的绝美,这次「家IIIII」採用大合唱,层层堆叠的温暖拥抱入怀;热闹的「同学会」有两个版本,原来都是「光阴的故事」的绵延;「致观音山」是罗大佑擅长描绘的的史诗情愫;「北西南风」词曲搭配得勾动人心,而罗大佑和另一老搭档武雄合作的「人生爱继续」,正是他鼓励大家以及自己的人生写照吧。

「你那时候结婚的那家餐厅好像不在了。」罗大佑问我。

老朋友闲聊,难免话当年。

「是啊。该收的就收了吧。」

我笑笑说着。罗大佑点点头。

「多少往事风尘如烟天长地久 终会有个梦醒的时候

  多少海市蜃楼已成季节不朽 终会走到天明的宇宙

  不忘记过去 不相信将来 如今才是唯一」

「如今才是唯一」。好像一直没跟罗大佑说,我多幺喜欢这首歌曲。

罗大佑  如今才是唯一

图 / 种子音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