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品生活 >请你们,把我们的外貌还给我们 >

请你们,把我们的外貌还给我们

2020-08-06  点赞433   浏览量:596

womany 编按:
你是否心理曾有过疑问:为什幺不管哪一类的新闻只要提到女性都要冠上「正妹」二字?女人的新闻点难道只剩下外表了吗?即使国际级的时尚杂誌封面採用了真实尺寸模特儿、从怀旧的美国画报女郎也可以看出过去与现在的审美观差异,但对于现今的社会观点似乎并未动摇几分,到底是谁把女人变瘦了?而又到底是谁定义了美丽?亲爱的,事实上,妳其实比妳想像的美丽。以下是来自喧哗 THE SOUNDS的观察与观点。

一、

1. 晚间电视新闻换了个新主播,三分钟之后,网友们迅速在论坛举办新一届新闻之花选举,主播们的大头贴依次放在网站上,任由人们评头品足,排列顺序。

2. 一则新闻报导,在xx区xx街xx巷有家很有名的拉麵店,这拉麵店来头不小,店裏有个长得清纯可爱的拉麵妹,所以麵店每天大排长龙(顺带一提,那麵也好吃),所以人们络绎不绝,欢迎来尝。

3. 和以上一样,也是一则新闻报导,但这次是在xx区xx街附近,有个热心的美女交通警察,一米七三,身型瘦削,远看以为是网拍 model,仔细看,原来是每天在xx路为大家热心服务的美女警察……(下删三百字)

二、

从五月一日游行到现在,一直在脸书留意动态,看看报纸/网站如何报导这年的五一游行,大部分事情都没让我意外,包括游行前中后的冲突和矛盾。只有一事万万没想到,目前为止,我看到最大迴响的争议,竟然是:

游行完毕,苹果日报报导一篇《澳门都有个社运女神》,今天晚上,网路有人回应:「如果你要突显自己有何等高的“民主”意识,请不要穿着如斯性感暴露的衣服上街/你成为了港澳毒男、宅男心目中新一代“唔担遮搅到湿身的感冒女神。」

失望甚幺,失望女性主义运动,从十八世纪发展到现在,妇女们得到了教育权、工作权、投票权、参选权。这一切切的目的,只是为了能摆脱父权主义,家庭和社会的鉫锁,我们再不需如物件一样,成为男性和家庭的一部分,在新的、更平等、更理性的价值规範下,她们,就如一个普普通通,正正常常的人一样,能凭着其自主意愿,发展自己的人生目标,成为一个对自己和家庭、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我的一切待遇,不再因为我是女性而有所区别。至少,我可以选择我喜欢的衣服,做我喜欢的事,达成我期盼的人生梦想。虽然,澳门一直也没甚幺女性主义运动,但我以为,看着人家进步,自己至少也会学着点。

结果呢。搞了这幺久,到了二零一三年,当一个女性实现自己的公民义务,走在街头参与游行时,大众的眼球不在这个人做了甚幺,而是她的样子、衣着和身材。当媒体报导这人,记者写出「网民今天都疯传着她的湿身照」这等句子,证明这人的影响力和魅力。当抨击声音出现时,竟然是「请不要穿着如斯性感暴露的衣服上街」,然后总结「你成为了港澳毒男、宅男心目中新一代“唔担遮搅到湿身的感冒女神。」她被某些人因为外表好看而被抬举,被某些人因为衣着暴露而揶揄,被谴责。

她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她有美好的外表幺?她之所以鄙劣,是因为她的穿着呈现,不合符社会订定的「端庄健康的标準」幺?一个人的价值和目标,是好看的五官幺?更精準地说,民主运动,需要一个神/女神幺?如果真有女神,女神的价值是因为她够漂亮动人幺?

原来直到现在,女性们,还是依据外表的分数,活在众人的视线和评核之下,她们被期待美丽,与主流价值的审美观一致,被评头论足,衣着行为被审视,是否合符社会道德规範的标準。试问今天如果这人不甚好看,又或,这人是个穿着背心短裤参与游行,在街头吶喊的男子,这篇报导,连带现在脸书的争吵和评论,还会存在幺?

有人说,女性的处境走到今天,情况已经得到很大的改善,但我刚才只随便一想,就能够罗列的文章开首的三点。然后想起,那些不合符标準的女性,每天从友人对话到街头旁人到广告女角到剧集呈现到时尚产业到新闻报导所受的挫折。作为一名女性,如果她天生就是一副普普通通的容貌,体态和电视那些明星杂誌那些模特相距甚远,如果她去画妆,甚至整容,你们平常在卸妆的节目和网路上的言论,都怎样谈她呢?

她们,只是渴求你们的喜爱,或,更多的是,畏惧你们的攻击。

没错,我就是在反对把女性的外表,化为一种酬赏,甚至包装成一种人的价值,加以肯定,或否定。请把你们的目光,从女性的五官和体形上挪开。多少个她们,受着节食/整型手术/矫形之苦,她们付出一切,只是为求成为一个合符标準的女子。

你们,每天都在灌输她们,必须长得好看、身形瘦削、衣着纯朴,才能获得大家的青睐,才能获得美满和快乐。作为形塑/複製/强化这标準的其中一员,你有责任管制自己的言语和行为,你需要对她们负责。

作为一个女性,我的愿望真的很卑微。请你们别再谈去参与民主运动的女神有多漂亮,也别用她的穿着来作为攻击她,无聊、不堪和低俗的借口。

 

邀请你来到 [email protected] 累积对自己的喜欢!(详细办法请点此)
请你们,把我们的外貌还给我们

注:此文写于澳门五一游行后三日。五月一日后,苹果日报以「社运女神」报导一名女教师参与游行,及后,一名男教师在脸书状态批评该女教师「穿着如斯性感暴露」、「买少布衫」、「湿身的感冒女神」等,引起各方激烈争论。

本文作者:白丁,写字上瘾,沉迷脸书,不务正业的新闻系学生。澳门独立评论网站《喧哗》创办人之一,特别关注性/别,文化,教育等议题。
原载于 喧哗 THE SOUNDS
图片来源:来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