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品生活 >《你好,我是接体员》:有些事情如果只有你「看得到」,就不要讲 >

《你好,我是接体员》:有些事情如果只有你「看得到」,就不要讲

2020-06-10  点赞871   浏览量:988
只有自己看得到的「东西」

这次要跟大家说的是一个,在某个玩水的地方,妈妈为了救小朋友,溺毙的故事。

这个事件不是由我们去接的,而是由别家业者载来我们公司。当载进来时,尸袋一开,眼睛、鼻子、嘴巴,都有血冒出来。或许是因为当时水压的关係,又或许是民俗说的死不瞑目,反正来的时候一看就是那样。

当时她救的那个小孩没来,听说在急救,家属也不太敢看,所以就把她脸上的血擦一擦,就推入冰库。

后来家属来看的时候,是父亲带着小朋友来,还有一个穿得破烂的哑巴阿伯。似乎他们有3个小朋友,一个在急救,另外两个没事。我观察到,他们在看亡者的时候,相当冷漠,没看到脸上悲戚,也不见有眼泪。

说到这里我觉得自己很肤浅,感情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表达在外面的。但是我怎幺想都觉得奇怪,反倒是那个老伯,每次来都不进来冰库看,只是在外面大哭。

他是个哑巴,所以那沙哑的哭声很吸引我注意。不过那家人似乎都跟老伯保持距离,来的时候跟走的时候都是一组在前一组在后,这点满奇怪的。等到那个救出来的小朋友来的时候,也很奇怪,一样没见到大哭,也没有什幺哀伤的表情,就这样淡淡地看着,而哑巴阿伯还是在外面哭得很大声。

不过话说回来,家属探视遗体要哭要笑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你要在里面手机打开放〈眉飞色舞〉,或是在遗体前面讨论怎幺分财产,我们都管不着,也懒得管。

直到出殡那天还是这样的情形,就当他们要送亡者去火葬场的时候,我藉机问旁边学长说:「奇怪那个阿伯怎幺哭成这样?」

学长说:

「什幺阿伯?」

「什幺阿伯?」

「什幺阿伯?」

我说就是那个每次来都穿同一件衣服一直哭的那一个呀!学长顿了一下,说:「有些事情,如果只有你看得到,就不要讲。」

我一听心里想:「王八蛋别怪力乱神了,监视器那幺多不要耍我,没有人愚人节过八月的啦!」

后来我调了当天的监视器,「有些事情,如果只有你看得到,就不要讲」就是我现在的心得。

再见老胡

今天某退×会进了一个大体,我刚好在上班,看那个名字很眼熟,打开尸袋,一阵恶臭,看一下他的脸跟他的左脚,不禁脱口而出:「这不是老胡吗?」

老胡是一个单身荣民,我认识他的时候是我上一个工作,也是我当照服员的时候。没错,就是赖院长说的功德人,负责把屎把尿,薪水33k,一天12小时的功德人。老胡就是我的前老闆之一,当时我那边一个人要负责12个老闆。

现在想想我还是满厉害的,老胡这个人脾气很大,他左脚受伤,不良于行,所以必须使用轮椅,照顾上还算好照顾,只要协助他上下床,洗澡就好。

但是他真的脾气很大,只要他按了服务铃,人没马上到,就是「×你妈的×,×你娘老××!」这样骂。

洗澡也是,水温不够也是这样骂,帮他穿衣服也是,骂不完的。我看他也是可怜,一把年纪没有亲人,所有钱都花在一个月3、4万的护理之家,就不把他当一回事。想不到当我们再见面时,他已经不坐轮椅,是躺在尸袋里面了。

我问一下老司机:「这个怎幺是臭的?」

老司机说:「这在家不知道死多久了。」

后来我回医院一打听,原来是住到没钱回家等死,合理;有钱医院等死,没钱在家等死,自古不变,十分合理。

老胡还算不错,有一个灵位,还有一个之前是他的照服员现在是殡仪馆人员帮他每天换脸盆水,烧一炷香。等到他要出殡要洗澡的时候,我跟他们礼仪师说:「这个给我洗,你洗不好说不定他会去你梦里骂你×你妈××。」

洗死人跟洗活人的感觉不一样,老胡不喜欢太冷,因为他苦过,觉得有花钱就要享受;老胡不喜欢别人洗他左脚,因为那个是被砲弹打过洗了会痛,老胡喜欢先擦头再擦身体,老胡喜欢……

当时的我眼泪止不住,就算现在的我打到这边真的也止不住,老胡没有亲人,在家孤单等死,来到这里还好真的遇到我。

其实你在生的时候,也没想到最后是我送你最后一程吧?

花钱当大爷,不花钱也当大爷。老胡,我上辈子不是让你戴绿帽就是嫖了你不给钱,不然我怎幺欠你那幺多?

直到出殡过了很久的今天,我还会想起老胡……

骷髅伯

这天我坐在客厅看电视,我妈问我最近怎幺常常跑出去吃好料的,我缓缓地喝着我的可乐,告诉她一个故事。

话说前一阵子我们接到电话,内容是我国中母校围墙旁边有白骨,于是我跟一个资深的大哥去接回来。到了现场,那是一间废弃的小屋,里面像是垃圾场中间放了一张床,根本没有电灯那种东西。

那天下着雨,天很黑,里面唯一的光源是警察手上的小手电筒。带着我的大哥十分资深,听说他在我们单位待了超久的,遇过很多情况很会随机应变。当他一看到现场是一张床上放着一具还没被虫吃光的白骨后,他眉头一皱,马步一蹲,尸袋一开,说了一句:「喂,你想办法把他弄进来,我帮你开着袋子。」

真的是个资深的王八蛋!

总之,费了一番功夫后还是顺利地接回去,后来找到家属后才知道死者是久病独居老人,在床上没办法活动,病死或是饿死的。

接完之后我一直在想,人终究有一死,死得好死得惨不是我们可以预料的,不如在生前,多吃点好的,多吃点不同的东西,才不会空着肚子抱着遗憾上路。

我妈听完只说一句:「懒得减肥就说,讲那些五四三的。」

不愧是我妈,真了解我。

故事说完了,其实我很希望大家说,你是唬烂的,世界上根本没有老胡,根本没有骷髅伯,都是你在唬烂的。

事实上,如果今天老胡是代表单身荣民的影子,骷髅伯是无名尸的影子,你知道我们一个月处理几件吗?

我是不想知道,也是不愿意知道。我当照服员的时候有一次问了一个家属一些很白目的问题。他们家很有钱,所以可以让他爸爸戴着呼吸器一直活下去。我问了他:

「你觉得他快乐吗?」

「你觉得他想活着吗?」

「你觉得你这样是孝顺吗?」

被问的家属崩溃大哭。

我为什幺会问,因为我父亲生病的时候,我每天都这样问我自己:人,究竟是戴着耳机,看着电脑,吹着冷气,烧炭自杀,这样有尊严?或者是,包着尿布,挂着呼吸器,每天要人餵牛奶,一直到你被一口痰卡死,来得有尊严?

我很高兴我能参与照服员跟现在收尸的这两种工作,真的让我完全变一个人,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走了比较好。说不定下辈子,我可以有个爸爸不赌博,不打妈妈的家;说不定下辈子,我会有一个爸爸不生病,我不用照顾他那幺多年的人生;说不定下辈子,我能勇敢捡起我28岁那年,看到在地上的红包,完成我人生的婚姻大事;说不定下辈子,我可以分得清楚,「在」跟「再」……

相关书摘 ►《你好,我是接体员》:来,你看舅舅后面跟着「多少人」回来?

书籍介绍

《你好,我是接体员》,宝瓶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大师兄

你好,我是殡仪馆的接体员。

我们这里冰了很多都是比较穷苦的人,或是无名尸跟有名无主的。许多人都以为在殡仪馆工作会遇到很多灵异事件,老实说并不多,倒是因为常常接触尸体,看多了死亡面前所展露的人性,让我对「人类」这种生物,有了不一样的思考。

我在殡仪馆拥有一群快乐伙伴,警卫「大胖」是我有福同享,有祸他当的难兄难弟。我最大的志愿是存钱买凶宅;最不想面对的残忍事实,是胖到被女飘嫌弃的体重;最深的遗憾是二十八岁那年没有捡起地上的红包,没能完成的终生大事;至于毕生的理想,则是希望下辈子,可以分得清楚「在」跟「再」……

本书特色:

第一线的接体实录!台湾葬仪界内幕首度曝光!红爆PTT妈佛版的系列文章《接体员大小事》原创!暗黑系幽默美学,饱含人生寓意又飘点满满的优质好文!有血有目屎,有笑有人生的惊世之作!众乡民趋之若鹜耳口相传,纷纷敲碗跪求出书的「过水流大师兄」隆重登场!《你好,我是接体员》:有些事情如果只有你「看得到」,就不要讲

相关阅读